梦里天山(七) 灵山天池

灵山,是博格达峰的另一个名字,是天山山脉东端的最高峰,在蒙古语里是神山、圣山的意思,古老的萨满教、道教、佛教都视博格达峰为圣地。主峰海拔五千多米,终年积雪,主峰左右又有几座雪峰与之相连,层峦叠嶂。在雪山北麓的半山腰上,那片仙境一般的高山冰碛湖便是天池。

图片来自网络

天池古称瑶池,相传三千年前穆天子赴天山祭天,曾在晶莹如玉的湖畔与西王母吹笙鼓簧、两情相悦,无奈一个是帝女,奉命不能东迁;一个是世民之子,肩扛”惟天之望”的重任不能留,这段水中月、镜中花的浪漫终成千古遗憾。“瑶池”的美称带着哀婉,古往今来,令文人墨客神往嗟叹。

除了美玉如瑶的湖水,博格达峰一带还有一个享誉千年的宝物:天山雪莲。这种珍奇名贵的中草药,生长于海拔千米以上的陡峭岩缝上,在外层绿色花瓣的护卫之中,一片片晶莹剔透、洁白无暇的花瓣盛开出一大团花朵,如莲花一样淡雅,看似柔弱却迎着寒风斗雪傲霜。清代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这样描述雪莲:“大寒之地积雪,春夏不散,雪间有草,类荷花独茎,婷婷雪间可爱。其根茎有散寒除湿、强筋活血之奇效”。这样有奇效的草药,从种子萌发到开花需6-8年,而适合其生长的土壤经过了几百万年才缓慢形成,采摘时如果连根拔掉,会使岩缝中的土壤很难再支撑新的雪莲生长,但由于生长的位置比较险峻,连根拔起无疑是最方便、安全的采摘方法,于是野生的雪莲已经很难寻到了。从本世纪初开始,当地实行封山封育、轮采轮育的政策,以挽救濒危的宝贝。庆幸的是,科研人员已经研究出一套人工养殖的方法,金庸先生曾前往天山种植雪莲,今后陈家洛们不用再爬那么危险的悬崖就能采到雪莲,送给他们的香香公主了。

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雪莲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一天夜晚,皓月当空,雪峰倒映湖中,墨玉般的湖水银光粼粼,飘渺梦幻,恍若天宫一般。西王母心生触动,跳进瑶池沐浴嬉戏,月光下,妙曼的身姿仿佛披着银光,拨动着荡漾的湖水。众仙女们从天宫花苑中采来五颜六色的花朵,洒向湖中,给王母助兴,于是瑶池周围的草滩森林都开满了珍奇的花,姹紫嫣红,而漂落在雪山上的那些花朵则变成了洁白的雪莲。

夜晚的天池确实令人心醉神怡,我曾经体验,幸哉。傍晚时分,当人群散去、尘嚣嘈杂落定之后,环卫人员清理完湖边,天池终于恢复了她本来的仙气。这时静静地坐下来,蓝天之下,面对色彩渐暗的湖水,其中的倒影更显迷离、绰约多姿。抬眼望去,云峰雪锁的灵山沉静安详地守望着一池湖水,四周是布满云杉的峰峦、开满山花的草地。微风习习,鸟儿归鸣,让心灵沉浸于空山幽谷,感受天人合一。道家修仙之地,讲究的就是远离尘世、幽静脱俗的世外之境,人多杂乱的时候,心境跟美景不相匹配,会觉得景物不过如此。

夕阳早早就落入山后,下午还感觉有点热的湖边开始有了凉意,需要加毛衣了。留在山里过夜的人屈指可数,人们生起篝火取暖,真正地围着火炉吃西瓜。清炖羊肉也是免不了的,要靠它抵御漫漫寒夜。天彻底黑下来时,没有灯光,全靠天上一轮明月与篝火残留的微光,银色的月光在湖面上轻盈地舞动着,似乎有仙子呼之欲出,而环绕天池的几座山上黑茫茫的一片。有文献记载,紧挨着湖边的灯杆山、马牙山一带曾是十万罗汉涅盘之处,不敢想象怎样的惊心动魄让一佛门销声匿迹。

灯杆山的山腰上曾有一座东岳庙,也叫博格达山神庙,始建于光绪年间。灯杆山得名于山顶巨石下的一根挂灯用的木杆,不知最早是以前的和尚所立还是后来道士所为,总之东岳庙的道士们每天晚上都爬到山顶,在木杆上挂起一盏明灯,山下的百姓看到这盏黑夜里的天灯,便知这一带平安无事,否则不是有盗贼、军阀便是宗教混战。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这盏天灯是给山下百姓报平安的吉祥之灯。清政府曾给这座庙赐牌匾“复帱遐陬”,以示皇恩浩荡、恩泽边疆,可惜朝廷的恩泽并未保得庙宇的平安,一九二几年,在辞任伊犁镇守使一职的杨飞霞先生隐退天池时东岳庙已经被毁。他在原址上重建庙宇,并在此修道,于是灯杆山上重新点上了天灯,但仅几年后的一九三三年,东岳庙在宗教、军阀的战乱中再次被毁,仅剩遗址,至今也未修复,否则天灯映照湖面,不仅照明,也是一道景致,更是一段历史。

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天灯的晚上,天池有点过于暗淡寂静了,于是有人在码头边清唱,开始是《草原之夜》及民歌一类舒缓的,渐渐地变成《北方的狼》、《回到拉萨》,甚至《阿里巴巴》及“黑豹乐队”等疯狂型。神仙们,请多包涵一下吧,年青人精力旺盛。敢于在旷野中清唱的都是好嗓子,基本都是男声,释放着豪情。歌声飘过湖面,再从身后的山峰弹回,经过天然和声,那些民歌、流行歌、甚至摇滚歌曲,都如天籁之音,相信隐身于山林之中的神仙们也爱听。不过,直到夜深人静,也不见有仙人在湖中露面,篝火早已熄灭,每个人都冻得哆嗦,羽绒服也不大管用,大家便分别挤在几个毡房里抱团取暖,和衣而睡。

从小到大,记不清去了多少次天池,只有那一次是在夜晚,记忆留在了心灵深处。白天也有过一次铭记在心的邂逅:跟几个友人在泊船的湖边赏着景,忽然想看看湖对岸的雪山脚下有什么,于是沿着湖的右岸,跋山涉水、穿林打叶地走了两、三个小时才到湖尽水源之处。高高的雪山像宽容的父亲一样任我们跟他亲近,草甸上、石缝中,各色山花大都很陌生,不由得让人相信它们真是仙女洒下的。散布在地上的一汪汪小水滩清澈见底,水滩底下有一汨汩的泉水从泉眼冒上来,真像是弹簧一样:英语里泉水跟弹簧是一个词,很贴切啊。正惊奇于眼前的景致时,一个青年骑着马、带着狼狗从我们旁边经过,只撇了我们一眼,便继续一往无前地走进雪山深处。刚毅的神情、坚定的背影、千里走单骑的寂寞与气概是属于杨过与乔峰的,可惜看遍了多少武侠剧也没见到一个比他更神似的演员。

天池的景点从山下的石门开始,两边石壁高耸,天然而成的山门很是奇绝,

图片来自网络

之后是被称为“五十盘”的盘山路,山回路转地转过五十盘,一直通到山顶。现在的路已经比以前宽很多了,但一路上仍是崖险谷深,三工河随着盘山道流转,河水湍急。途中能见到西小天池,如同碧玉般迷人的一个小水潭,是大天池的水经一道瀑布下泻而成,被称为西王母的洗脚盆,可见起绰号的人多么喜欢仙子的一双玉足。大天池的东面是东小天池,也有瀑布飞流直下,瀑潭相连,只有很少人去,景色甚是幽僻。

图片来自网络

大天池的一侧有一株枝叶繁茂的古榆树,被称为定海神针,相传是王母娘娘在制服恶龙时用金簪插在那里化成的,之后无论天池水位怎么上涨,始终淹不到树的根部,宛如“定海神针”使天池免遭风浪。一块石碑立在树旁,介绍着功臣古树,一碑一树,本就是一道风景。

作为道教的圣地,天池还有两处道观。一处是古老、据说十分灵验的西王母庙,又叫娘娘庙,始建于元朝,历经八百年的历史风雨,毁坏于三十年代的战乱中。八十年代末,台湾道教“慈善堂”总道长周文义先生受到王母娘娘托梦,让他重修仙居,于是他不远万里到新疆寻访,根据梦中指示的方位找到了天池上的遗址,之后慈惠堂的道友们集资,在遗址上修建了一座简单的庙宇,供善男信女们朝拜。九十年代末,当地政府重建了一座气势恢宏的西王母庙,恢复了天池湖畔这一著名的道家圣地。现在的庙内存有原庙的部分文物,如古钟、瓦当、壁画等。

图片来自网络

另一处道观是铁瓦寺。长春真人丘处机途径天池时称之为冰池,并采了雪莲花,一路珍存,最后献给成吉思汗,以助他长生不老。此后道家弟子开始在山上修建道观,以做修道之用,只是由于地形复杂,加上战乱,断断续续的直至乾隆年间才修成,用青砖砌墙,以铁瓦为顶,所以称“铁瓦寺”。后来光绪皇帝御赐博格达峰为福寿山,铁瓦寺也就改称“福寿寺”。二十年代杨飞霞隐居天池后,对这座观进行集资修缮,并铸一口两吨重的大钟悬挂在院中,从此天池便有了晨钟暮鼓。不幸的是,刚修好的房子同附近的两个庙宇一起毁于三十年代的战乱,大钟倒是尚好。之后,当地各方又筹资重建,其中有一姓李的大户,家里有很多羊,每天早晨用绳子在每只羊身上拴几块砖瓦,然后赶着浩浩荡荡的羊群上山吃草,驮到山上卸下来,日复一日的,终于凑够了材料,重修了庙宇。后来福寿寺的大钟和房顶的铁瓦竟被用来大炼钢铁了。现在的福寿观,是本世纪在原址旁重建的,不再用铁瓦。从道观牌坊到观门,是被称为“云中三百步”的台阶,道观在宽阔的台阶之上,很是气派,神霄绛阙、背山面水,四周云林环绕,一派祥和。站在观景台上,一览雪山诸峰、蓝天碧水、云杉草甸,真是一块宝地。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最后一次去天池时,这气派的道观曾令我唏嘘。那次,弟弟带着妻儿配合我们的回程也回到新疆,大包大揽地安排好了早出晚归的旅行计划,第二天大清早我们就同母亲一起上了旅游团的车,先在游客接待中心的草药店买了雪莲和其它药材,花去几千元,兜里只剩几百块了,心想接下来的几天得见缝插针地去银行取钱。

到了山上,大巴车停在福寿观的牌坊附近。气喘吁吁地爬完台阶,被母亲笑话,说我们的体力都赶不上她。在门口分组排队时,母亲本来跟我一组,但侄子跟奶奶特亲,跑来把奶奶拉到了他们那一组,我们便分别走进各自的大厅,里面摆着一排排的木椅,很快就坐满了人。一位穿着深蓝色道袍的中年道长过来讲道,外地口音,讲人生之多艰与漫漫修行。久违的话语和氛围,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在外打拼多年,每天都紧赶慢赶的,不是急着交公差就是带着孩子赶场,忙得想不起生活里还有哭这一选项,但此时却是止流不住。孩子第一次见我这样,又担忧又懂事地紧靠着我。

之后,有人进来让大家排队去小房间跟道长面谈,我就按要求牵着孩子的手站在两三个人后面,过了一会儿发现只有一小半人排队,其他人都四散了。正奇怪时轮到我们了,就晕乎乎地进去,原来这是一对一的讲道,还是刚才那个道长,但不知怎么我此时反而没有之前的感动。然后道长让交香火钱,我不禁楞了一下:这么直接呀,也没人跟我说过这是收费项目。心里一阵为难:只有几百块,不知道哪天才有机会去银行,犹豫了一下掏出一张五十块,道长顿时脸色一变,瞪着眼说要交两千块。我傻了眼,跟他解释说在山下买草药把钱都花了,还得留一点以防明后天来不及去银行。他铁青着脸不为所动,我只好把钱包打开给他看,最后只留了二十几块零钱备用,剩下的全交出来,他这才悻悻地走了,再也不见仙风道骨。

出来后见到毌亲和弟弟一家,才知安排给他们的那个道长挺和气,没有逼交两千香火钱的情况。我只好翻翻白眼,运气呀!

从道观出来,走到曾经驻足过无数次的湖边,晴空朗日一如往昔,白雪皑皑的灵山博格达峰也依旧矗立于湖的那边,映照在明镜般的湖水里。在那位道长眼里这是他上班的地方,在新疆人心里这是神山、圣水。

2021年3月1日

附:

视频:天山、天池航拍cqym

歌曲《做你的雪莲》 词曲:雪山,演唱:艾歌 【yabere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