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祖魂(三)

疯狂的石头(中)

FarewellDonkey18

中国有没有新石器时代的文化甚至文明?有疑问的只是外国人,我们则有书为证: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中古之世,天下大水。。。《韩非子·五蠧》

可惜外国人读不懂中文古书。只好也让一个外国人站出来解答疑问:瑞典地质学家Johan Gunnar Andersson。这家伙取个中文名字叫安特生,却特不安生。他本是北洋政府农商部请来找矿的矿政顾问,却成天琢磨着收集古生物化石。他让中国助手们不论到哪里,都要帮他找化石。一次他的助手刘长山从河南带回来几百块石头,安特生发现其中有很多像人工石器。来了兴致,跑到河南去发掘,结果仰韶这个小村子从此世界闻名。河南渑池仰韶,成了中国考古学的原点,一个绕不过去的坐标。以后的一切文化以它为基准而展开。

纪念仰韶文化发现90周年的邮票:一睹特不安生兄当年风采

这个不安生的家伙还是第一个到周口店去乱挖的。幸亏他只挖出了两颗牙齿,不然北京人可能就叫“特生人”了。他闹腾出的动静还把当时的瑞典王子招引来了。可怜北洋政府没经费接待,就把这伙人一齐送到梅兰芳家里,吃喝娱乐加礼品都归梅老板掏腰包了。不过安特生挖出不少东西,又会讨好政府王室,瑞典政府就拨款在斯德哥尔摩建了一个东方博物馆,把他挖出来的东西都运过去陈列,他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任馆长。

愿意不愿意,说到中国的考古,总是以外国人的名字开头的。单单当时在中国活动的这些外国古生物专家,就有一大堆。比如上面说的法国的桑志华、德日进,奥地利的师丹斯基,还有瑞典的安特生和加拿大的步达生等等。德日进是鉴定和认定北京人头骨属人类的主将之一,而步达生则是人类东亚起源说的鼓吹者。当时真不愧是冒险家的乐园。这帮冒险家在中国的冒险活动,给中国留下两门与石头相关的显学。一门是地质,这是中国以前全无的,所以洋气高调,其业者很多都显要,如丁文江翁文灏李四光温家宝等。另一个是考古,由于中国历史学强大,一贯重文字轻实物,看不起弄石头泥巴的。所以一直低调,都是纯学者,如裴文中贾兰坡等。世道无常,显学也有黄花日。曾经名师如云的北京大学古生物专业,已经有好几年一个年级只有一个学生了。看了半天石头,给大家贴个鲜活美女照片换换脑子:

一个学校,一个年级的合影,也可能是一个学科的剪影。

我们一方面要感谢这些外国学者,帮中国找到了旧石器和新石器的文化遗迹;另一方面,免不了在学科基因中带着他们的偏见的影响。他们见到了什么新玩意儿,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和自家的东西去比。安特生证明了中国是有新石器时代文化的,但是他认定这个文化是从西方传来的。他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好像没有特别原因,也不需要特别理由,因为这本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好吧,他也算有些理由。他在仰韶发现了彩陶。他当时找到的仰韶彩陶比较粗糙。他认为中国彩陶是从西亚经中亚传过来的。那么越靠近中心,应该越精致。等一直传到河南,就相当粗糙了。这算是个“观点”。具体一些,就是从土库曼斯坦和乌克兰一线的安诺和特里波列的彩陶的扩展和延伸到中国。他一开始就相信这一点,觉得完全能凭彩陶的精致程度来划分遗址和地层的时间先后。

左边是一直在教科书上的图片,比较典型的仰韶文化半坡型人面双鱼纹陶盆。时间大约在六千年前。右边是花卉纹陶盆。这些是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最精美的一批。安特生当年在河南仰韶找到的彩陶和碎片比这些还要粗糙。

不过安特生毕竟是个真正的科学家,理科生。科学训练的本能让他觉得,再合理的说法也需要证明。所以他不太放心,要去寻找仰韶文化从西边一路过来的物证。1923年,他从北洋政府要到1000大洋的经费,一纸公文,和十来个卫兵。骑上骡马,一路向西。他这一路先后发现和命名了齐家和马厂文化遗址。因为陶器比较精致,又在西边,所以他认为这些都早于仰韶文化。虽然实际上都搞反了,不过他当时并没意识到。一天,在路边摊贩那里无意看到一个彩陶罐,顿时就给跪了!这一趟没有白来:这个彩陶罐吓煞人!顺藤摸瓜,马家窑彩陶从此享誉全球。

马家窑彩陶钵,四千年前的水波纹,足以让河图洛书太极阴阳鱼都黯然失色。

什么是丰富多彩?马家窑彩陶

什么叫抽象现代?马家窑彩陶纹样。

马家窑陶器太美了,美得不真实。这批陶器除了后来成为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的当家明星外,当时也让安特生松了一口气。看来他的推测是对的,越往西陶器越好。不过,马家窑彩陶有些过于妖孽,不仅在中国独一无二,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安特生又继续西行一段,却没有再发现高质量的彩陶。马家窑成了孤证。

随着各地收集到的彩陶和陶片越来越多,更多的证据似乎不支持西来说。安特生不甘心,又准备第二次西行考察,正好碰上中日战争爆发,不得已作罢回国。几年中潜心研究带回瑞典的陶器,陷入沉默。随着遗址之间时间和地层叠压关系的不断揭露,到1943年出版的《中国史前史研究》一书中,他承认晚于仰韶的马厂期的彩陶与安诺和特里波列的彩陶相近,但在河南及甘肃仰韶时代,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另外的种族参加了陶器的制作。今天,见证过几千种各色陶器,埋首于数以亿计的坛坛罐罐之中的专业人士中,已经没什么人再有空去操心“西来说”了。这个戏法,现在却时不时有很多怀旧的业余票友出来唱上两嗓子。

(中)

新疆有种族灭绝吗?

一个字:有!是从八十年代起长达三十多年的针对汉族的残杀灭绝,也有针对回族的残杀灭绝。种族主义恐怖分子喊了多年的口号是:”杀汉灭回,把哈萨克赶到山里去”!历史上被赶到山里去的还有原住民塔吉克族,以及克尔克孜族等。

关于种族灭绝,维基上的定义是:“種族滅絕(英語:genocide)或群體滅絕,是指意圖全部或部分消滅一个族群、國族、種族或宗教团体的行爲。”

联合国《防止及懲治灭绝種族罪公約》第二条对种族灭绝行为的定义有五条,如下:

“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国族、族群、種族或宗教團體,犯有下列行为之一者: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致使該團體的成员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

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

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該團體內成员生育。

強迫轉移該團體之兒童至另一團體。“

不提复杂的历史恩怨,只从八十年代初到2016年的三十多年间,精心策划组织的、有一定规模、且造成人员伤亡的暴力屠杀案件多达百余起,包括公交车、集市等爆炸,包括劫飞机、炸火车,包括抢银行、袭击政府与公安部门等等,仅据维基统计(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7%96%86%E6%81%90%E6%80%96%E6%B4%BB%E5%8B%95%E5%88%97%E8%A1%A8),死亡达六百多人,伤四千人。但是!这些数字并不包括平时随便就捅刀子的个体案件。个体死亡和伤残从来没有过公开数据,也没有准确的内部数据,因为按照对少数民族“少抓、少捕、从宽处理”的民族政策,伤残类大部分都不了了之,没有立案,如果累计起来数字会更惊人,我的保守估计是数万。幸运活着的遇害人在身体、精神两方面都受到极大伤害,精神伤害也波及到家人、亲友、社区。

这些主要是针对汉族、回族的恐怖活动,也殃及不支持疆独的维族和其他族群,平民百姓生活在惊恐中。而且生活在同一个地区,汉族、回族不能带刀,有的民族却有特权。按习俗,大部分有刀的普通人是为了方便日常生活的需求,但极端分子们不珍惜别人对他们风俗的善意尊重,反倒时时拔刀耀武扬威进行恐吓,汉族、回族每天行走在危险之中,惊恐又愤懑,日子只能苦中寻乐地过。哈萨克族等其他少数民族则长期处于被歧视、被驱赶的状态下,也心情郁闷。

对照联合国的定义,新疆的汉族、回族符合前三条,其它少数民族符合第三条。建议善心大发、听信谗言的联合国人权组织针对这种实实在在的种族灭绝进行公正、公平的立案调查,看看三十多年间到底有多少无辜的平民死于非命、终身致残、精神失常。

相反,汉、回等族没有针对别的民族进行身体、精神上的残害。有说法指控中国政府违反了定义的后三条,是这样吗?

曾经的教育培训中心:

说“曾经”是因为2019年底就已经全部关闭,因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Michelle Bachelet到新疆没看着。教培中心当时半封闭型住宿制可以说是“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但绝不是“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

教培中心里有唱红歌,也有唱少数民族歌曲,有吃有喝,但没有酷刑、体罚。相当一部分学员以前只学过古兰经,把它当作法律,没怎么学过数学、科学等课程,所以要补文化课、灌输法律知识,还要习练缝纫、修理等技能。里边允许打电话,只不过预留的时间比较短。周末允许回家,但实际上只有离得近的能回,离得远的就回不了。

教培中心是把学员当作犯了严重错误的老百姓,以教育、培训为目的,他们学成出去以后没有坐监的记录,在社区里仍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以汉人为主的政府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虐待做为老百姓的少数民族,小心翼翼地供着还差不多。别跟我说监狱,那里是犯人,不是一回事,而且对待犯人,世界各国谁也甭指责谁。

关于人口和节育:

从八十年代开始执行的计划生育规定:少数民族的指标是城市2个、农村4个,但在2014年之前新疆只是象征性地执行过很短的时间,大多数年份就基本上是摆设,城市里有一部分市民自觉遵守了,但有很多家是3、4个,农村里有6、7个的相当普遍。到2014年春天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后,计划生育政策开始落实,2016年疆独教材事发,政策才真正严格执行,但执行过程都比较守规矩。有些视频里哭诉的悲惨绝育故事跟您所熟悉的对待汉人那样的严厉施暴根本不存在。我猜个别执法人员态度不好是有可能的,但汉族执法人员一般不可能。

从2010年至2018年,维吾尔族人口增加了254.69万人,增幅13.99%,汉族人口增加了17.69万人,增幅2.0%。但这个时间段维、汉各有一个非常态的骤减。维族得益于之前的宽松政策,人口稳步大幅递增了几十年,使得处于生育年龄的人口基数巨大,在2014、尤其2016年起真地严格了,导致出生率猛然降低,容易给不了解情况的人一个错觉和误解。而汉族这边,新疆长期执行控制汉人迁出户口的政策,到2016年陕西、四川大开发,需要招人,对新疆放开了限制,于是大批汉族抓住了这个机会胜利大逃亡,仅2017年就实际迁出二百多万,其中有一部分因不适应又迅速迁了回来,到年底最终净迁出人数为一百多万,是全疆汉族总人数的十分之一。不知道中央有关方面看到这个数字有什么想法,反正2018年户口政策又有收紧。

下图能清晰地看出这两种骤减,但是有些专家因不了解情况、听信媒体的忽悠而做出错误的解读(图取自平等性先生的文章,来自Dr. Adrian Zenz和他的博士生所发表的论文,在此感谢):

2005年至2018年新疆汉族(为主)县与少数民族(为主)县每千人的人口变化数

孩子被强迫从自己团体转移至另一团体了吗:

听着像有夺子之恨似的。新疆面积太大,大到从村这头到那头要走几个小时,之间广袤的大地上只分散地住着十几户、最多几十户。人少的村子只能跟邻村合用一所学校,即使本村有学校,有条件走读的也是少数。学校为住得远的学生提供住宿,孩子们一周或一个月回一次家。这在一些视频里被说成是孩子被人带走、不准回家。简单的住校怎么就被演绎得变了味?

提供住宿的不只是偏远地区与少数民族学校,乌鲁木齐也有好几所带住宿的汉族学校。

另外说明一下:新疆的义务教育是从幼儿园就开始,而其它省都是从一年级开始。

对种族灭绝,有人提出新的定义:“在文化,文字,风俗,宗教上消灭,也属于种族灭绝”。这怎么看都像是把大屠杀的残暴罪行跟文人没原则的情怀混淆起来。即便按这个定义,新疆存在这样的“灭绝”吗?来逐个看一下吧:

行政上:

1954年,出于对少数民族的尊重,沿用了二百年的“迪化”城名改回乾隆之前的蒙古语“乌鲁木齐”。

1955年新疆省改置维吾尔自治区,下设其它少数民族的共5个自治州、6个自治县、43个民族乡,全面照顾到十二个少数民族。

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有规定,少数民族必须要占够一定的名额,可多不可少。除了考学照顾,工作中评先进、晋级、提拔都要优先考虑少数民族,但实际工作、加班从来都是以汉族为主。灯塔国目前做到了考学照顾、工作岗位种族多元化,感觉越来越像新疆,但是晋级、提拔、奖金还是以工作表现为基准,不看族裔。以后该哪个学哪个呢?

文化上:

新疆少数民族文化被列为联合国、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维吾尔《木卡姆》大型乐舞及其相关的器乐、诗歌,克尔克孜族《玛纳斯》说唱史诗,蒙古族《江格尔》史诗,哈萨克“阿依特斯”对唱及冬不拉琴艺术,俄罗斯族巴扬琴艺术,塔吉克族鹰舞,塔塔尔族萨班节,锡伯族西迁节等等。这些都是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长期投入几十年的成果,收集、整理、记录、出版、申遗,这些琐碎、耗时又费力的工作主力是苦哈哈的汉族,少数民族得以专心去传承。如果不是从五十年代就开始抢救,大部分会已经失传——刚解放时能唱全《木卡姆》、《喀纳斯》、《江格尔》的艺人全疆就只有一两个、两三个而已。

语言文字上:

一进新疆就能看到路牌、招牌上的维语,有些地方是哈语、蒙语,异域风情自在其中。

新中国成立后曾经每所学校都配有一名汉语老师、设有汉语课,八十年代胡耀帮执政后,汉语老师陆续离开,于是很多学校便再没有汉语课,少数民族学生只学本民族语言,高考用本民族语的考卷。近年来,中小学实行民汉双语制,在汉语的基础上,按不同地区继续采用维、哈、柯、蒙、锡、俄语教学,大中专院校则继续开设维、哈、蒙3种语言。2019年起,新疆的语文高考试卷全部都改用官方语言——国语,嗯,终于跟灯塔国SAT只有英语的作法接轨了。不过,对双语学生还是保留了一场单独的民语科目考试。

新疆出版物有汉、维、哈、柯、蒙、锡等6种文字的报纸、图书,卫视节目有汉、维、哈3种语言的频道,广播电台有5种语言。

风俗上:

除全国规定的节假日外,古尔邦节(宰牲节)为新疆法定假日,放假3天,肉孜节(开斋节)1天。

“猪”这样的字眼绝对是禁忌,人们只说大肉、大油,而且绝对不会当着穆斯林的面吃。人们常开玩笑说吃汉餐像做贼。

从改革开放以来的几十年间,新疆的羊肉没怎么涨价,财政上是靠涨猪肉的价格来补贴低价羊肉,以至于我二十多年前刚到美国时,感觉超市里69分、99分一磅的猪肉简直就是不要钱,但是美国的羊肉却是猪肉的好几倍,正好跟新疆是反着的。喜欢猪肉的在美国很惬意,想吃羊肉的新疆才是天堂。

有强迫改变民族风俗习惯吗?有。比如,一夫一妻制是强迫执行的,而其它伊斯兰教国家是可以一夫多妻的。又比如,近年来十几岁的未成年人不可以登记结婚了。也有些习俗的改变不是强迫的,比如,这些年的脱贫工作让全疆偏远的农村、山区都通上了自来水,以前因缺水而没有洗澡习惯的地方也能洗上澡了,还有不少土炕换成席梦思。再比如,很多少数民族也开始吃绿叶蔬菜了。移风易俗,是不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呢?

宗教上:

1千多万穆斯林人口拥有2万多座清真寺(指通过审核的,还有很多没经过审核私自修建的没统计在内),平均每千人1.83座,比例在全世界排名前三位,高于孟加拉、埃及、阿联酋、伊朗及邻居中亚五国,甚至土耳其。

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平时的星期五做礼拜人数基本上在5千左右(疫情除外),古尔邦节达到2万以上。

1987年,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由世界伊斯兰发展银行和国家共同投资开办,是一所用维吾尔语授课的宗教高等学院。2010年校园又扩建,并在乌鲁木齐经济开发区以及伊犁、昌吉等几个地州开设了分校。

需要说明的是,在2009年的七五大屠杀后,接管新疆的张春贤主张大力翻新清真寺,汉族眼睁睁地看着一大批漏网、宽大处理的暴徒在豪华亮丽的清真寺招摇,而当时的新疆穷得没钱修校舍,引起诸多不满。不过他也修了很多路,倒是属于民生建设。

说了这么多,新疆的种族灭绝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如您亲自去看看。新疆对待外宾的政策跟全国除了西藏以外的其它省份一样,您去广州、南京、西安、漠河旅游能住哪、做些啥,在新疆就能住哪、做些啥,唯一的差别是有安检。还有,遇到的人可能高鼻梁、听到的话像歌唱、见到的字如波浪。

2022年8月19日

参考:

对教培中心的学员来源、状况请参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和世界某不可描述的数据统计 https://zhuanlan.zhihu.com/p/27539342

两百多年间维吾尔族人口暴增了50倍 https://www.zhbaike.com/shcs/txzt/134575.html

动作名称 Actions/Movements

Chinese TermsEnglishChinese AudioEnglish Audio
warding off
pulling back diagonally
pressing or squeezing
pushing
reaching and pulling down
splitting
elbowing
shoulder stroke
kicking
sticking out the leg like a shovel then sliding the foot
standing
squad
抬, 升,起raising, lifting, ascending
pushing up
压,往下压pressing down
沉,降,落going down, descending, dropping
lifting
弓步bow stance,lunge forward
开步,迈步stepping
马步bow stance for both legs like horseback riding
虛步empty or light weight stance
仆步crouching stance
并步feet-together stance
上步,进步stepping forward
撤步,,退步stepping backward
插步stepping back, cross one foot behind the other one
盖步stepping front, cross one foot infront of the other one
出拳boxing
advancing, entering
退going back, retreating
opening
closing
推,推出pushing out
pounding the mortar
stomping the foot
穿掌jutting the hand forward
swinging
摆脚,脚外摆pivot the foot towards the outside
扣脚,脚內扣pivo the foot towards the inside
sweeping
forcing out
extending
收,收回retreating, holding back
storing
放,放出discharging
turning
leaning down
化,化解absorbing and dispersing the force
guiding
push aside
coming
going
发劲discharging force
缠丝twining, twisting
移重心shifting body’s weight

身体部位名称 Body Parts

Chinese TermsEnglishChinese AudioEnglish Audio
head
頭頂the top of the head
臉,面,面門face
後腦,後腦勺the back of the head
眼,眼睛,目eyes
耳,耳朵ears
脖,頸neck
肩,肩膀shoulder
雙肩,兩肩both shoulders
臂,胳膊arm
雙臂,兩臂both arms
大臂upper arm
小臂lower arm
肘,肘關節elbow
雙肘,兩肘both elbows
wrist
hand
雙手,兩手,兩隻手both hands
n. Finger; v. point at
手指,指頭,手指頭fingers
指尖finger tip
姆指,大姆指thumb
小指,小姆指pinky
掌,手掌hand palm
雙掌,兩掌both palms
掌心,手心the center of the palm
掌根the heel of the hand
手背the back of the hand
n. fist; v. boxing
雙拳both fists
腋,腋下underarm
chest
back
腹,小腹lower part of the abdomen
ribs
waist
hip
crotch
leg
雙腿,兩腿,兩條腿both legs
大腿upper leg
小腿lower leg
膝,膝蓋,膝關節knee
踝,腳踝,腳脖子wrist of the foot
腳,足foot
雙腳,兩腳,兩隻腳both feet
腳跟,腳後跟heel
腳指,腳趾,腳指頭toe
腳尖the tip of the toe of the foot
腳掌the sole of the foot
腳心the center of the midfoot
腳底the bottom of the whole foot, sole
關節joint
肌肉muscle
上盤upper body
中盤middle body
下盤lower body
丹田the region below belly button, lower belly
百匯穴an acupoint on the top of head
命門穴an acupoint on the lower backbone, opposit to 丹田
涌泉穴an acupoint at the center of midfoot

魅影祖魂(二)

疯狂的石头(上)

FarewellDonkey18

《贺新郎 读史》(1964 春)

作者: 毛泽东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好词!只是毛同学这里理论没有联系实践,第一句就出了偏差。人猿相揖别,究竟在什么时候,实在说不好。我们用过古猿,人猿,猿人等等名称,直立人的人种一个个出现,又一个个灭绝。到今天只剩下智人一种了。但是这些人或猿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砸石头作工具。现在发现的最早的石器工具,制造于二百五十万年前的非洲,几乎和直立人的历史一贯。对,是敲打石头。至于磨石头,就算是我们今天号称智人,也才学会一万多年。肯定在人和猿分开之后好久了。就算是砸,俺们也未必就是干得最好的,现在已经灭绝,当年曾经遍布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存在交叉过几万年。他们留下来的石器,比当时欧洲智人的作品,还精美几分。所以,应该是:“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砸过”。如果要照顾平仄,敲过打过击过锤过任选,用“磨过”,则稍稍提早了几百万年。

如果我们自认是直立人一脉相传的话,那么最初的二百五十万年里,我们的祖先都干了些啥?不外乎“找吃的,生孩子,砸石头”。不管是人猿还是猿人,只要沾上个“人”字,就会砸石头。这在今天已经是常识。但一百多年前,人们还不这么想。当时人们没有DNA技术,不认为现在所有的人都是同一个新种,是刚从非洲出来的。而是认为猿人就地进化成当地的现代人。欧洲人类起源说非常强势。1890年爪哇人被发现后,这个说法就逐渐演变成欧洲文化中心说。即:各地可能有猿人,但技术文明是从欧洲起源,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

根据这个说法,若中国本地有原始人的话,应该是不会砸石头的种。理由很客观,就是没有发现过原始石器。当年的石器都是有品牌的:要么是阿舍利,要么是莫斯特。既然中国没有发现,那么中国这地方后来又有人类文明,合理性就是从西方传来的,应该在石器时代之后。1948年,哈佛大学教授(H.L. Movius)还画了一条莫氏线,把中国为主的大部分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划为不会制作(阿舍利式)手斧的“文化滞后的边缘地区”。直到2000年,广西百色出土的80万年前制作的精美手斧照片上了《Science》封面,大家又扭扭捏捏地考虑了十四年如何移动“莫氏线”的问题。中华文明西来说的最早最强版, 还不是法国人约瑟夫岐尼的中国人是埃及人的移民后代说。而是英国人理雅格说的:诺亚的子孙来到中国留下后裔。。。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但我们只要记住:西来说,会一次次地改头换面,一次次地在不同时间、不同层次、不同主题上顽强地复活。

中广网西安2013年1月26日消息(记者雷恺)记者今天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考古人员在在陕西洛南盆地旧石器地点发掘中,出土石制品18000余件,引人注目的是,发现西方旧石器时代早期流行的阿舍利石器工业类型的手斧、薄刃斧和手镐等工具组合,这是迄今在我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工业器物最为集中的发现。

那么,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现旧石器时代的工具和遗址呢?因为当年压根就没中国人认识旧石器。看看上图的先进技术石斧,这么个破玩意儿,掉在地上,你拣吗?这些顽石,形体就不像个灵物,更是没有实在的好处。躺在地上也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可是既然关系到我们到底是愚蠢的还是聪明的祖先的后代这个大问题,还是需要识货并捡起来的。1923年,法国传教士桑志华神父,伙同一个信进化论的教会叛逆德日进神父(多好的名字,难怪后来当选法国科学院院士),来到宁夏水洞沟,挖出了一大堆旧石器时代的石制工具。然后他们把石头运到欧洲,联合大名鼎鼎的法国古生物学家布勒和步日耶(也是法国神父,北京猿人头盖骨发现者裴文中的导师),在1928年共同发表了以水洞沟和萨拉乌苏为主要研究地点的考古报告《中国的旧石器》。这下大家没话说了。(到本世纪,水洞沟遗址已被发掘过六次,共出土石器四万多件。)其实几年前,德国传教士肖特就在水洞沟发现过一件石英器,只是没有“国际影响”。桑志华信了,才组团来发掘的。因为桑志华在1920年,已经在甘肃庆阳的黄土层中,发现过石器。

甘肅隴西盆地水洛河﹑清水河流域調查發現的石製品﹕1 .刮削器(Scraper)﹐2 .砸擊石片(Bipolar flake)﹐3.砸擊石核(Bipolar core)﹐4 .石核(Core)﹐5 .尖狀器(Point)﹐6.石核(Core)﹐7.石核(Core)﹐8.石片(Flake)﹐9.刮削器(Scraper)。(李鋒等供圖)

一旦中国人认识了,就好办了。从此中国旧石器遗址一个接一个被发现,巫山人、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等等,都是同时有遗骨化石和石器工具出土的遗址。中国大陆地区发现的打制石器件数以亿计,年代从两百万年前直到数千年前。找到了所有在欧洲发现过的石器类型。很多当年的石器加工场地,遗留下遍地成品半成品废品,层层叠叠。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人族,敲了二百五十万年石头,虽然技术有些须改进,但翻来覆去就这几种。真是好耐心。当然这些人也用木头骨头制品,只是较少遗留下来。如果将火也算作一种工具的话,无疑木头才是用得最多的。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四万年前左右。这时,法国地区的“克鲁马努”人已经开始躲在洞穴里画野马野牛作法术了,丰乳肥臀的“维纳斯”雕像成批出现。虽然还没有开始大批磨石头,琢制的石器已经很精美,弓箭和渔网也造出来。石箭镞和石网坠,骨质鱼钩和渔浮等已经常见。考古界有人称这一时期为“中石器”或“细石器”时代。但由于各地相差较大,缺乏明显的界限标志,这一划分并不是很流行。

据考古资料证明,早在4~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黑龙江地区已有古人类活动。进入新石器时期后,随着人口的增多,生产能力的提高,黑龙江流域逐渐按照血统组成比较固定的氏族部落和部落集团,先后形成东部的肃慎、中部的濊貊、西部的东胡三大族系,开始进入氏族社会。

由于工具器物种类迅速增加,我们逐渐地可以将古史开始和考古实物对照阅读。但传说总是把这些器物的发明归于某个圣王,与出土实物在时间上相差甚多。古人没有相关知识,所以经常乱下结论。比如博学的孔子,曾经把大型动物化石胡说成是大禹所诛防风氏的腿骨。但靠得近些的东西他们也能认识。这些出土于黑龙江的细石器箭头打制得很漂亮。当年孔子在陈国辨认出的肃慎氏之矢(石砮),应该就是类似的东西。这种石箭头,一直用到后金努尔哈赤时代。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欧洲人在非洲还报道,当地土著到他们的垃圾堆里拣啤酒瓶,敲碎了做箭头,比他们惯用的石箭头更锋利。

旧石器时代晚期,出现了人类文明的曙光。当然,这是个相对的说法。也许多少年后,统治地球的机器人会指着在煤层里挖出来的一个iPhone化石说:这是机器人类的文明曙光。真正的文明开端,当是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标志,开始是定义为磨制石器的普遍使用。到这时,砍砸器进化为石斧,刮削器进化为石刀,尖状器进化为石钻。。。后来把陶器的出现列入新石器时代的标志之一。因为陶器可以看作是“人造石器”。不仅可以做容器,陶刀,陶镰,陶铲等都普遍使用过。再后来,把农业的出现加入并定为最重要的标志。也很有道理,这三个标志出现的时间差不太多,是互相关联的。一旦人类进入农业时代,就再也不愿意退入渔猎采集生活了。从此人类进入单向轨道,只能向前。新石器时代的生活,不仅为人类今天的物质文明建立了基础,还或多或少形成了今天现代人的文化心理。

(上)

情系天山(二六)岁月如歌

咚嗒~嗒咚,咚嗒~嗒咚,咚嗒~嗒咚~嗒,咚嗒~嗒咚~嗒,咚嗒~嗒咚。

这是维吾尔音乐的鼓点。小时候的院墙外有几家维族邻居,那些变换着的节奏时常一声声地敲击耳膜,伴着热瓦普、都塔尔的琴声,听得如痴如醉。不经意间,这鼓乐声深深地嵌入心里,可我以前并未觉得,直到出国好些年后的一个周末。

那天逛完街,在路上慢悠悠地开着车,初夏的太阳暖洋洋的。旁边摇下的车窗里忽然传来久违的音乐,一听就是戈壁滩、沙漠上才有的歌,心神着魔般地被牵了过去,换道跟在那辆车后,也没在意开车的是个大胡子,就魂不守舍地一直跟在后面,听得柔肠百转,不知不觉地开出去老远。郊外弯弯曲曲的路上只有我们这两辆车,大胡子司机大概觉得我很可疑,在一个拐弯处突然猛踩油门,逃也似地狂奔而去。我靠路边停下来,愣愣地看着绝尘的车尾,遗憾地一边调转车头、一边依依不舍地回味。那时手机上还没有导航,连蒙带猜地走错了几个路口,天黑了才摸回到熟悉的路上,那段音乐继续在脑海中回响着,还接着绕了好几天的梁。

令我欲罢不能的乐曲像极了新疆的《木卡姆》。“木卡姆”在维吾尔语里有大曲和乐章的意思,是一种是集器乐、诗、歌、舞为一体的大型套曲音乐形式,在中亚、中东一带有很多种分支,维吾尔木卡姆最为完整、璀璨。在零散于大漠周围的一个个绿洲上,在走过驼队、马队、车队的丝绸之路上,千百年来,那些安然平淡、花前月下的岁月,惨烈沉重、刀光剑影的时光,渐渐地流淌成一曲曲或温馨、或悲凉的歌,在广袤的大漠上一代一代地传唱。

《木卡姆》是曲。

一场完整的维吾尔木卡姆有十二个乐章,每个乐章都是套曲,分为“琼乃额曼”(大曲)、“达斯坦”(叙事曲)、“麦西热甫”(歌舞聚会)三部分,从头到尾演奏下来需要24小时。每一部分都由跌宕起伏、纷繁多变的曲调组成,时而悠扬婉转、时而热情奔放、时而惆怅哀怨、时而悲愤呐喊、时而如泣如诉,配上花哨变换的鼓点,强烈的感染力让在场的人们心不由己地融入到乐曲中。

演奏木卡姆的乐器分为几大类:弹拨乐器有热瓦普(带一条主奏弦和四至六条共鸣弦)、弹布尔(五弦)、都塔尔(二弦);拉弦乐器有艾捷克(若干根弦的胡琴)、萨塔尔(三弦琴);打击乐器有羊皮手鼓、击鼓等。唢呐是婚庆场合必不可少的。乌鲁木齐的街上以前常有载着歌舞乐队迎亲的小卡车,欢天喜地的人们在车厢上又唱又跳,嘹亮的唢呐声远远地就送入耳朵里。看多了,便习以为常地把唢呐当作少数民族婚礼的标配,以至于到现在一听人们说起唢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民族兄弟载歌载舞,而别人其实在说百鸟朝凤与黄土高坡。

《木卡姆》是诗。

每个乐章中的“达斯坦”都是配乐叙述的诗歌,是连带古老的音乐一起流传下来的维吾尔版诗经,内容取自维吾尔民间凄美的爱情故事、悲壮的英雄故事以及其它传说,叙事、抒情都细腻形象、有意境,维文原版韵律十足。《拉克木卡姆》的序曲中写到:

我的萨塔尔琴

以生命的纽带为弦。

它能慰藉不幸者

予以悲怆与凄婉。

我深深投入木卡姆

使之萦回与心,

若耽于爱的憧憬

既弹奏于伊人尊前。

《木卡姆》是歌。

以前,没有任何书面记录下来的音符,全凭人们口耳相传延续。民间艺人们从几岁起学习一生,在长辈的口传心授下去体悟大段的篇章和曲调,使这一艺术得以世代相传。古老的歌是人们内心的呼唤,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演绎。喀什、和田的木卡姆保留着最为完整的十二乐章,吐鲁番、哈密、伊犁的版本都受当地民风影响各有特色,可惜已经不全了。塔里木盆地叶尔羌河畔的刀郎木卡姆是最具有原生态特色的一个流派。刀郎部落是维吾尔的一支,唐朝时从漠北南下到塔里木盆地一带定居,后来在蒙古大军的铁蹄下逃进沙漠深处的胡杨林中生存下来,绝大多数时间与世隔绝,因而保留下来一部分早期习俗。他们纯粹依靠本色嗓音“吼喊”,带着原始和野性的高亢,不用任何花哨的技巧,世世代代唱着同样的歌。

在新疆的那些日子里,曾看过无数次木卡姆表演,老艺人沙哑的嗓音唱出苍劲与悲凉,年轻人唱得欢快与高昂,虽然听不懂歌词,歌声依然能直击心灵,与心神在共震中相通。

《木卡姆》是舞。

每个乐章中的“麦西热甫”就是欢乐的聚会,是聚会中的狂欢,是古老的萨满舞传承下来的舞蹈的精灵,源自于萨满巫师祭祀时所跳的动作,又融入了不同时代的风情。麦西热甫的鼓乐奏响后,没有正襟危坐的拘束,没有程朱理学的困扰,不管男女老幼,不论高低贵贱,所有的人都是参与者。女子们动作柔美,在音乐中起舞旋转,带动绚丽的艾德莱斯绸裙像石榴花一样绽放,男子们靠有力的臂膀展现刚强,白发妪翁也都洒脱自如。每个人都随着乐曲旋动肢体、纵情尽兴,珍惜眼前的拥有,忘却所有的痛苦和忧伤,在鼓点中踏出新的欢乐与希望。

《木卡姆》是史。

整部套曲像一幅幅历史画卷,记录了大量的历史故事,其中最有名的《艾里甫和赛乃姆》按维吾尔传统的抒情叙事长诗风格,以韵文、散文的形式交替而成。全诗共十章,1000余行,迄今发现的最早记录是莎车著名学者柔孜麦特于1730年的手抄本。故事中说,曾经有个国王和宰相在打猎时遇到一只怀胎的黄羊,当时王后和宰相夫人都有孕在身,他们便放过了那只母黄羊,并约定:等将来两个孩子出生了,如果是同性就让他们结为兄弟或姊妹,如果是异性就结为夫妻。后来,宰相夫人生了艾里甫,王后生了公主赛乃姆,艾里甫与赛乃姆青梅竹马,真心相爱。后来宰相不幸去世,国王听信谗言,撕毁了婚约,强行将这对恋人拆散,并将艾里甫流放他乡。艾里甫在异地历经艰辛,还被一伙强盗拉去卖作奴隶,心中仍念念不忘美丽善良的赛乃姆,而赛乃姆在另一边相思成疾、痛不欲生。一天,她勉强支撑着来到到花园,在一朵枯萎的花朵中发现一封艾里甫写给她的信,两人在圣人的帮助下终于相逢,共骑一匹快马奔向太阳升起的地方。整个叙事诗在历史事件的基础上加入了文学想象、虚构的成分。

在木卡姆形成之前,汉朝时的西域已有大曲的音乐形式,并在盛唐时期形成隆重的乐舞,以龟兹乐舞为代表。至公元十世纪伊斯兰文化传入西域,木卡姆这一阿拉伯词汇与音乐调式也随之而来。十二世纪后,木卡姆逐渐取代了大曲的地位,但原先的乐舞形式被维吾尔人吸收到木卡姆中保留下来。现在传世的《十二木卡姆》是16世纪由叶尔羌汗国王妃阿曼尼莎汗组织艺人加以整理规范的。按记载,叶尔羌汗国二世苏丹阿布都·热西提有一天去狩猎,来到位于今天莎车县的一个村子,邂逅了超凡脱俗的民间才女阿曼尼莎汗,被她的诗歌和弹唱深深地折服,不顾身份等级的界限把她娶进宫里做王妃。阿曼尼莎汗入宫后依然热爱木卡姆,并着手搜集整理散在民间的曲目。热西提为她请来宫廷乐师喀迪尔汗等艺人,跟她一起记写下民间口传的木卡姆歌词,去除了那些早先混于歌词中晦涩难懂的阿拉伯语式,改用更贴近生活、富于真情实感的民族诗人的诗歌,汲取维吾尔民间歌舞的精华,让木卡姆风格变得清爽、生动、高雅,自此照亮了迄今五百年的时光。

阿曼尼莎汗因难产去世,痴情的热西提悲痛欲绝,不久也随她而去。这段美好的人间真情,被艺人们这样传颂:

晨风啊,带去我心中的秘密吧,

把问候向我心爱的人传达。

清晨或黄昏你轻拂她的面庞,

便是我对她朝夕不断的念想。

《木卡姆》是生活。

每逢婚礼、新生儿的诞生、男孩割礼、逢年过节、庆祝丰收,或者只是平常的亲朋好友聚会,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有可唱的歌,无论生死、无论哭笑,只要羊皮手鼓敲起、羊肠琴弦响起,人们便伴随着歌舞去拥抱木卡姆带来的安慰、喜悦和祝福。这是超越了社会阶层的艺术,是属于庭院、田野、果园、集市的艺术,属于每个人平常的生活。维吾尔人弹、唱、跳一辈子,对木卡姆充满感情,那些源于生活的旋律与故事是一汩汩由衷的心曲,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之中。

木卡姆整套的传唱要花费大量的人力与精力,传承并不容易。清末至民国的战乱时期,木卡姆几近失传,从五十年代起,国家安排人员着手收集整理。在拯救这一艺术瑰宝的人群中,有位最痴迷的倾听者,他叫周吉,留着王洛宾那样的大胡子。他本是江苏人,1959年,新疆歌舞话剧院歌舞团到上海招演奏员,不满17岁的周吉被挑选上了,从此在新疆为木卡姆心甘情愿地奉献了49年。维吾尔老艺人吐尔迪阿洪曾是唯一能把全套十二木卡姆演唱下来的传承人,在世时留下了宝贵的录音,但没有曲调的文字记录。周吉用了整整两年,没日没夜地,将24个小时的录音反反复复地听录、核对和修订,听到耳膜发炎,最终整理出一套完整的《十二木卡姆》乐谱记录。

他长年行走在乡村、牧场听农牧民老艺人们唱木卡姆,能说一口流利的维语。热爱他的维吾尔乡亲给他起了一个神圣的维语名字——居马洪,即做礼拜的神圣日子星期五,他们盼着居马洪来,感激他为木卡姆所作的一切,只要一见到他的身影,人们便欢欣鼓舞地像过大年,一直表演到半夜,只为了能让这位居马洪看到、听到更多,帮他们记录更多。

周吉和同事们第一次去找寻罗布泊人居住的村落时,在半路遇到一条河,车过不去,一行人担心失去机会,便光脚过河,又走了整整一个星期才找到。与世隔绝的罗布人见到他们很感动,第一次向外人放开歌喉,尽情地唱起本族最古老的歌,艰辛跋涉的一行音乐人得以采录到大量珍贵的录音、录像和照片。

在周吉的努力下,2005年,中国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后,他又着手推动建立木卡姆传承中心、数据库。可惜,数据库还没建好,心脏病突然发作,剪断了他与萨塔尔琴之间的纽带。他曾说:“死后火化时,给我放木卡姆的曲子”。在木卡姆的乐曲声中他走完了自己如歌的岁月。

与盛大乐舞型的木卡姆不同,柯尔克孜族《玛纳斯》是一部宏大的史诗,偏重于歌唱,主要乐器是三弦的库姆孜琴。这部传唱了上千年的史诗长达23.6万行,主角是豪迈、热情又暴虐的民族英雄玛纳斯,涵盖了他与子孙八代带领族人抗争的故事,同时也是柯尔克孜人的口述版“百科全书”。柯尔克孜人最早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叶尼河上游,屡遭异族掠夺和奴役,奋起反抗了几个世纪,逐渐地往阿尔泰山、天山大迁移,他们把各个时代曾发生过的悲壮故事、民族的愿望、对幸福生活的追求都融于玛纳斯的英雄形象当中。整部史诗一共八个部分,每个部分都独立成篇,可以作为单独篇章演唱,而唱完整部玛纳斯需要几天几夜。柯尔克孜艺人的演唱主要通过家传和师承,但也流传着一个神秘的说法:名望最高的几位艺人曾有过神奇的“梦授”,他们原本不会或只会一点儿,在梦中见到玛纳斯等英雄,受到点化,醒后就能连续演唱几天几夜。现存版本是根据演唱艺人居素甫·玛玛依等人1954年到1995年间的演唱录音整理而成,古老的口耳相传终于有了文字版本。2009年《玛纳斯》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蒙古族大型史诗《江格尔》也在新疆整理出版。史诗主要流传于新疆阿勒泰山一带的蒙古族居住区,描述了以江格尔汗为首的勇士们征战四方、降伏妖魔,最后建立了一个没有死亡、牛羊遍野、富庶隆昌的人间天堂。其中有一段写蒙古人的勇将洪古尔连喝70碗酒后,豪情万丈地在马上耍“醉骑”,异常精彩。史诗最早成形于13世纪,数十个章节各自独立成章,以说唱相间的叙述诗形式在卫拉特蒙古人中流传,17世纪时,随着卫拉特蒙古各部的迁徙也流传于俄国、蒙古国,成为跨国界的民族史诗。1980年至1981年,新疆塔城和布克赛尔县的蒙古族艺人加·朱乃,用托忒蒙古文字说唱和书写了江格尔故事共计32章,由此新疆人民出版社用托忒蒙文出版了中国第一个自己搜集、整理的《江格尔》版本。《江格尔》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哈萨克人以冬布拉弹唱方式记述着哈萨克族的历史、文化、生活。冬布拉艺术在《史记》中就有记载。冬不拉琴杆细长,带两根用羊肠线制成的琴弦,音箱有瓢形和扁平两种。冬不拉音量不大,但音色优美,旋律悠扬、宽广、明快,能表现草原上的万籁之声,让人聆听蓝天白云下叮咚的泉水、热闹的羊群和奔腾的骏马。冬不拉的表演主要有弹唱和对唱,对唱部分叫“阿依特斯”,是一种即兴斗歌的曲艺形式,唱词靠现场发挥,大多从哈萨克谚语、诗歌中撷取精华,并临时配上相应的曲调。演唱的双方你来我往,根据对方的演唱当场确定回应的旋律与节奏,斗智、斗才,由观众做裁判断定胜负,属于彪悍民族带有文艺范儿的“文斗”。冬不拉的乐曲如同哈萨克人的性格,既奔放粗犷、又多情缠绵。马背上的民族一路赶着羊转场,也一路弹着冬不拉,唱尽喜怒哀乐,演绎他们从生到死“唱着来唱着去”的人生。冬不拉的表演艺术与阿依特斯的对唱艺术都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生活在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族有着跟维吾尔相近的乐器。他们崇尚雄鹰,认为鹰是山巅的强者,所以他们的琴上多了鹰翅图案的装饰。他们用古老的传统手艺,把鹰的翅骨制成笛子,与竖笛、手鼓一起伴舞,是西域古代乐舞的留存。他们的舞蹈中有很多模仿飞鹰盘旋翱翔的动作,展现高原雄风。塔吉克人的“恰甫苏孜”是双人对舞,属于即兴表演并带有高难度的竞技性,似双鹰追逐、嬉戏,节奏快却流畅自如,是一种古老的节奏型舞蹈。这种舞蹈在其他民族中已基本失传不见,作为西域原住民的塔吉克人倔强地把它们传承了下来。

在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耀眼的光芒之下,汉族的歌与舞显得比较微弱,历史上以说唱民歌与曲子戏为主,但名声不响。五十年代的《草原之夜》是少有的一颗闪亮的星,《我们新疆好地方》尽显汉人对少数民族曲调的喜爱与融合。自己作曲填词的音乐人罗林取艺名为刀郎,怀着对西域音乐的热爱唱遍大漠和草原,之后王琪《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又吸引了全国的目光。当代本土年轻人中也涌现出一批青春飞扬的民谣歌手,吃着羊肉串长大的他们在文化交融的土地上唱着新疆的味道。

兄弟民族的节日聚会上,所有人各个登场亮相、全民热闹;而元宵灯会上,普通的汉族民众放着歌星们的录音静悄悄地听。嘿嘿,没关系,各尽所能。既然兄弟民族已经登顶,汉族也有人代表,就让他们在舞台上尽情潇洒,我们这些缺乏艺术细胞的平常人就在台下捧场,跟着哼生活里平常的歌。

逝去的岁月在聆响中走过,今后的日子仍将如歌。

2022年2月20日

维吾尔族木卡姆表演,图片来自网络

哈萨克族冬不拉表演,图片来自网络

柯尔克孜族库姆孜表演,图片来自

塔吉克族鹰笛舞表演,图片来自网络:

附(谢谢老乡提供的链接):

《十二木卡姆》表演:莎车县十二木卡姆民间艺术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Bh_ZsYUcBM

【新疆故事】十二木卡姆传承人:木卡姆艺术像空气一样重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4RmxBTk5oI

现场体验中国民间三大英雄史诗之一《玛纳斯》 感受柯尔克孜族人的热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L9gsuRoVZo

《文化十分》英雄史诗《江格尔》:草原上不落的歌声(上) | CCTV综艺

冬不拉獨奏:來自 Aybar 阿依巴爾的 Al Key Sa,驚人手速,神級表演,人琴合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Po2PoT9pzw

塔吉克族民间音乐 《欢乐的鹰笛和手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yFpBVMBoQ

周吉:我庆幸一生沉浸在木卡姆中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08-05/14/nw.D110000gmrb_20080514_2-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