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祖魂(四)

疯狂的石头(下)

FarewellDonkey18

阅读历史时,我们往往苦恼于有太多的爱恨情仇纠缠其中。正相反的是,考古挖出来的石头都是冷冰冰,似乎不能告诉我们古人的思想和感情。即使发现一些画像和雕像,也没法确定究竟是为了艺术还是为了巫术,形而上还是为了形而下。事情总有例外。当有一天,石头发疯发烫起来,我们就开始理解古人了。

石器从开始,就主要是采用比较坚硬的品种制作。燧石、水晶、石英脉都是最常见的。应为它们硬度高还容易打出锋利的刃口。一度衡量石器技术水平的标准之一,就是看在单位石头上,打出的锋刃长度多寡。到新石器时代,磨制工艺让可用的石料选材更广,以至于有用页岩(硬度很低)制作的石铲。主要是容易加工,加上耕作黄土特性比较疏松,够用了。总之,一切考虑都是为了使用。直到有一天,我们的祖先迷上了“玉”。什么是玉?到后来,玉的品种和来源太多,只得宽泛地定义为“玉,石之美者”。

我国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的真玉制品:兴隆洼玉玦,距今约8000年。

各种玉石,打磨光亮后,的确要比普通的石头抢眼一些。但玉石,确实不是做工具的料。中国史前古玉主体,是透闪石和阳起石两种角闪石类矿物。这类矿物是由于地下岩浆侵入白云岩或砂岩地层,经高温作用和离子交换过程形成的。所以化学成分和结构差异较大。即使在同一地点和同一矿坑中,由于和岩浆的接触关系不一样,成份和质地都不一样。这类矿物敲打不出锋利的边缘,不能做刮削器。同时硬度也较燧石石英低,不值得做砍砸器。玉石理论上说可以达到摩氏6.0-6.5的硬度,实际上要更低。石英是摩氏硬度7.0的标准比照矿物,我们平时用的钠玻璃大约是6.5,都比玉石坚硬。不信你可以拿你家的祖传宝玉在窗玻璃上划划试试—当然责任请自负。辉石类的如“翡翠”矿石倒是可以达到6.5。可是当时人根本不用,因为没法加工。

 
左边是石斧石铲石钺,右边是玉斧玉铲玉钺。

不适合做工具,但是先人们还是做了,精心地做了。而出土的这些玉器中,不论是工具形状还是兵器,都没有实际使用过的痕迹。也是,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拿去砍砸呢?出土玉器以五千年前左右为最盛。那时候没有金属工具。主要玉加工工具为“解玉砂”,就是石英砂。要在玉上开个洞,需先钻个小孔,让后用兽皮割搓成细弦,沾上解玉砂来回拖拉切割。或者用竹筒做成钻,同样沾上解玉砂转动。这样的工艺,在一个十五厘米高的玉琮中掏个圆洞,估计就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雕刻打磨,都是慢工出细活。一件玉器,需要的人力劳动量是惊人的。

既然没用,为何费老鼻子神要把玉琢成工具模样,古人疯了不成?是的,他们打了二百五十万年石头,终于“形而上”了。玉器是通过夸张性的炫耀来取得精神上的优势。你我都有一把铲子,你的石头铲子没有我的玉铲子美丽贵重,就证明我高你一等。这没用的石头,成了身份的象征。成了一种权力证明,资格证书。“禹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见到没?没有玉,你就没有资格参加政治协商会,也不配称个“国”。

这些玉制的工具都很笨重,从几斤到十几斤都有。绝对不能挂在身上,会把自己砸伤了的。还得成天举着别人才能看见,好累。后来就开始出现了专门制作的佩件。在有“国”之前,玉是部落首领和巫师的标志。对于有身份的人来说,玉就是挂在身上的剑桥牛津大学的毕业证书。红山文化中有一套佩戴在身上的“学位”体系:其中“本科文凭”玉猪龙出土存量超过一百个,在大小和形制上高度一致,可以看出专业化和标准化的生产水平。

红山巫师学院毕业证书。从左至右:博士-硕士-本科-高中-初中-小学。

玉石是很漂亮,但漂亮绝不是它们成为象征物的主要原因。恐怕还是因为珍稀程度和加工的难度和劳动量决定的。五千年前,我国的玉文化是沿东部海岸从北到南分布,主要是红山、大汶口和良渚文化。恰恰这些地方玉矿很少。而在多产玉矿的西部玉文化并不发达。在良渚反山遗址12号墓中,出土了700 多块玉。是所有史前考古中出土玉器最多的。下一次再出土这么多玉要等到两千年后的商代妇好墓。反山一次发掘了11座墓,出土近五千件玉。我在网上找不到一张反山12号墓的出土现场全景照片,只有一张示手绘意图。可能这墓是70年代挖的,第一个出玉的墓,很意外。当天又下雨。只好用略逊一筹的23号墓的照片示意一下盛况,想象在这些玉璧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堆玉钺玉琮等大家伙。

左边是反山M12出土遗物示意图,90%都是玉。右图是M23出土时的照片。

反山12号墓里是玉钺玉琮玉璧俱全,体现了集神权、军权和财权于一身的大权独揽。还出土了迄今为止最大的“玉琮王”和最精美的带有Logo(神符)的大玉钺(见上面玉钺图)。而且,这是所有反山墓中唯一葬器都是真玉(透闪石)的墓,这也是我们知道古人能够识别“真玉”的证据。其它墓中都杂有一些“彩石玉”。真是等级分明。将这么多劳力财力投入到没有实用的玉器制造,明知不是“真玉”,还投入同样的劳动去雕琢,这已经超出“虚荣心”了。

埋在反山或瑶山这些人工大土堆上的,都是贵族。每个墓里都陪葬几百件玉器。在一个人类期望寿命只有三十岁的时代,这些墓里埋的玉,需要多少专业工匠,经年累月的劳作?那些大型玉琮玉钺,一个熟练的工匠一辈子也只能完成一两件。将这么多劳动浪费在玉上,又一起埋到墓里,好让后人再从头浪费起。是何种炫耀和威压,从而在精神上摧毁别人的平等意识。这种殉葬,其实和人殉是一样的原理,也为直接用人殉打下了基础。这些文明的灭绝,也是不该意外的事。有人说是因为古人认为死人用过的东西不祥,不能再用,必须埋掉。但是在黄帝的老家铸鼎原西坡遗址中,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墓里出土了三件玉钺,是西坡遗址中出土玉钺最多的墓。显然不能用这小孩一辈子已经用过了这么多玉钺来解释。

随着进入青铜时代,玉作为礼器逐渐被金属器代替。根据二里头出土的全套玉制武器的形制,推测夏代玉器主要作为王室仪仗使用。在商代,礼器还是玉铜并重。而且商代对玉的应用,开始渗透到王室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妇好墓出土的玉器品种之多,前所未闻。周代的玉主要作佩件“以别尊卑”,但有更多品种的专门制作的“葬玉”。到两周,尽管重要礼器已经以青铜为主,但对玉的使用和控制更严格。由于记载较多,让后人能总结出周代的用玉制度。

当年夏禹开会用玉做入场券,现在依然保留。有一件西周铜器卫盉,上面的铭文记载了一个故事。一个大贵族矩伯,要回王室参加年度祭祖,但没有按礼制应该贡纳的玉器。就接受了“弼马温”(周代管理马匹和皮具的官)裘卫好意进献的一片玉璋。事后卫发来了账单,要求偿付靠近京畿的八百亩良田。矩伯大怒,这是赤裸裸地讹诈!拒付并怒斥卫。卫当然有困难找政府,上诉。执政官判决下来:黄金有价玉无价,矩伯你就照单付了吧。为了庆祝和纪念这笔横财,卫就铸了这7.1公斤的酒器。 

卫盉    卫盉铭文拓片     玉璋

当然这还不是最过分的。大家知道那个“传国玉玺”,有多少阴谋和人头相牵连?它的前身是和氏璧,据说是秦王愿用十五座城相交换的东西。再前身,就是块石头:

楚卞和往楚山,见石中有璞玉,抱献楚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怪其诈,刖其左足。历王卒,子武王立,和又献之。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又怪其诈,刖其右足。武王卒,子文王立,和欲献,恐王见害,乃抱其璞哭三日夜,泪尽继之以血。

为一块石头,至于吗?卞和为什么不自己留着玩或琢开来?还是身份问题。按周制,平民私自加工和拥有玉是要掉脑袋的。后来的所谓君子无故玉不离身,是因为有玉就是君子还是有身份才能戴玉,搞反了。礼崩乐坏之后平民也能戴玉,儒家就立刻赶时髦装土豪,为此还编出一套“玉德”理论。从此玉的神话一直流传,到今天我们除了维持一些如玉的成份和硬度等秘密外,最大的含糊其辞就是玉的储量。

透闪石和阳起石,地质上的可开采储量,相对于人类需求来说是无限的。世界各地,特别是中南美洲有大量的矿床,开出来为地球上每户人家做马桶铺地砖什么的,绰绰有余。但谁都不去开发,因为真没什么实用价值。一旦大批开采,价格就会贱如粪土。为了维持这个“珍稀”的传说,中国人搞出了种种花样。比如,一定要是某个“老坑”的才好。或者是山上的矿不算,一定要零碎掉下来的,还要在河里滚了几百里的才算。等等。

中国人对玉的狂热,被利益阶层小心地维护着,不让大众降温。地质学界不发表储藏消息,忙着卖矿石。考古学界发无数论文,胡猜什么玉料来源的千古之谜,也不把样品送到实验室里去做化学分析。1960年岫岩玉矿发现一块重260吨的大玉石(后来又出了一块6万吨的,但都是蛇纹石,一种最软的玉),时任总理的周恩来亲自指示:“这是稀世国宝,不可多得。一定要保护好玉石王。。。”。到二十一世纪,温家宝总理的太太,还垄断着这些把石头当作宝贝卖的国家生意。

啥,石器时代已经都过去啦?俺们咋不知道咧。。。。。。俄也没听说。

人类,用了近三百万年石头,今天还在用得好好地。为什么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到了这个漫长的“石器时代”的末期,对“玉”这一种无用的石头品种发了狂呢?而且一疯八千年!正式因为这种现象,考古学界有一种呼声,要在中国的石器文化和青铜文化之间,加上一个“玉器文化”时期。看来我们要反思的是“文化”。

文化是什么呢?我们的祖先,打猎动物来吃,不算有文化。但打猎之前,先要把动物的图形画在洞壁上,围着又唱又跳拿箭头去戳,那就是有文化了。烧个泥巴做容器,未必有文化。但是在陶器上画画压上印纹,就算文化了。追上女人就摁倒,不算文化。媒妁聘礼,坐花轿拜天地,就算文化了。所以,文化就是并不参与实际生产过程的,与基本生存无关的,多余出来的东西。如果要显得文化,那就一定要找没有用处的东西。玉正是石头中不适合作工具的无用之物。老子说:当其无,有其用。玉正是因为没有实际用途,才有文化上的用处。

人类走出非洲,基因中并不带着“玉”的碱基对。八千年相对于人类历史虽短,但对于文明的历史来说,太长了。文化并不能遗传,它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可为什么我们对这种石头的狂热八千年都没有变?人类一开始文化,石头就疯掉了!若石头不会发疯,那就是人疯掉了。我们究竟从祖先那里继承了什么?DNA也变异了,文化也无数变了,贵族都消亡了,只有这一股疯狂劲没有变。至今我们还在自欺或欺人,认为拥有和佩戴一块无用的石头,就真的成了“贵族”,或起码在“道德”上就高人一等?看来证明我们是共同祖先的后代,不依靠基因,也不需看文化,证据却是这种一脉相承的“疯狂”。

三百万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石器时代,已经结束了,而且刚刚发生在几千年前。人类号称有哺乳动物中最好的记忆力,可当我们去回想这段往事时,却一片迷茫。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也没觉得变化过。考古遗址也不能告诉我们,迷玉岁月,究竟是石器时代里最后的辉煌,还是最后的疯狂。我们不是依然在用石头,同样对“玉”崇拜么?要说变化,也许我们会觉得今天比古人“文化”多了,还有了科学,应该比五千年前更理智。可我前几天(7月16日)还看到一条新闻:《玉石质量下滑价格反涨:多为枪手高价拦标》。谁说我们现在不发疯?谁说的:人类必然会疯癫到这种地步,即不疯癫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

(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