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祖魂(二)

疯狂的石头(上)

FarewellDonkey18

《贺新郎 读史》(1964 春)

作者: 毛泽东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好词!只是毛同学这里理论没有联系实践,第一句就出了偏差。人猿相揖别,究竟在什么时候,实在说不好。我们用过古猿,人猿,猿人等等名称,直立人的人种一个个出现,又一个个灭绝。到今天只剩下智人一种了。但是这些人或猿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砸石头作工具。现在发现的最早的石器工具,制造于二百五十万年前的非洲,几乎和直立人的历史一贯。对,是敲打石头。至于磨石头,就算是我们今天号称智人,也才学会一万多年。肯定在人和猿分开之后好久了。就算是砸,俺们也未必就是干得最好的,现在已经灭绝,当年曾经遍布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存在交叉过几万年。他们留下来的石器,比当时欧洲智人的作品,还精美几分。所以,应该是:“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砸过”。如果要照顾平仄,敲过打过击过锤过任选,用“磨过”,则稍稍提早了几百万年。

如果我们自认是直立人一脉相传的话,那么最初的二百五十万年里,我们的祖先都干了些啥?不外乎“找吃的,生孩子,砸石头”。不管是人猿还是猿人,只要沾上个“人”字,就会砸石头。这在今天已经是常识。但一百多年前,人们还不这么想。当时人们没有DNA技术,不认为现在所有的人都是同一个新种,是刚从非洲出来的。而是认为猿人就地进化成当地的现代人。欧洲人类起源说非常强势。1890年爪哇人被发现后,这个说法就逐渐演变成欧洲文化中心说。即:各地可能有猿人,但技术文明是从欧洲起源,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

根据这个说法,若中国本地有原始人的话,应该是不会砸石头的种。理由很客观,就是没有发现过原始石器。当年的石器都是有品牌的:要么是阿舍利,要么是莫斯特。既然中国没有发现,那么中国这地方后来又有人类文明,合理性就是从西方传来的,应该在石器时代之后。1948年,哈佛大学教授(H.L. Movius)还画了一条莫氏线,把中国为主的大部分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划为不会制作(阿舍利式)手斧的“文化滞后的边缘地区”。直到2000年,广西百色出土的80万年前制作的精美手斧照片上了《Science》封面,大家又扭扭捏捏地考虑了十四年如何移动“莫氏线”的问题。中华文明西来说的最早最强版, 还不是法国人约瑟夫岐尼的中国人是埃及人的移民后代说。而是英国人理雅格说的:诺亚的子孙来到中国留下后裔。。。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但我们只要记住:西来说,会一次次地改头换面,一次次地在不同时间、不同层次、不同主题上顽强地复活。

中广网西安2013年1月26日消息(记者雷恺)记者今天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考古人员在在陕西洛南盆地旧石器地点发掘中,出土石制品18000余件,引人注目的是,发现西方旧石器时代早期流行的阿舍利石器工业类型的手斧、薄刃斧和手镐等工具组合,这是迄今在我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工业器物最为集中的发现。

那么,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现旧石器时代的工具和遗址呢?因为当年压根就没中国人认识旧石器。看看上图的先进技术石斧,这么个破玩意儿,掉在地上,你拣吗?这些顽石,形体就不像个灵物,更是没有实在的好处。躺在地上也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可是既然关系到我们到底是愚蠢的还是聪明的祖先的后代这个大问题,还是需要识货并捡起来的。1923年,法国传教士桑志华神父,伙同一个信进化论的教会叛逆德日进神父(多好的名字,难怪后来当选法国科学院院士),来到宁夏水洞沟,挖出了一大堆旧石器时代的石制工具。然后他们把石头运到欧洲,联合大名鼎鼎的法国古生物学家布勒和步日耶(也是法国神父,北京猿人头盖骨发现者裴文中的导师),在1928年共同发表了以水洞沟和萨拉乌苏为主要研究地点的考古报告《中国的旧石器》。这下大家没话说了。(到本世纪,水洞沟遗址已被发掘过六次,共出土石器四万多件。)其实几年前,德国传教士肖特就在水洞沟发现过一件石英器,只是没有“国际影响”。桑志华信了,才组团来发掘的。因为桑志华在1920年,已经在甘肃庆阳的黄土层中,发现过石器。

甘肅隴西盆地水洛河﹑清水河流域調查發現的石製品﹕1 .刮削器(Scraper)﹐2 .砸擊石片(Bipolar flake)﹐3.砸擊石核(Bipolar core)﹐4 .石核(Core)﹐5 .尖狀器(Point)﹐6.石核(Core)﹐7.石核(Core)﹐8.石片(Flake)﹐9.刮削器(Scraper)。(李鋒等供圖)

一旦中国人认识了,就好办了。从此中国旧石器遗址一个接一个被发现,巫山人、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等等,都是同时有遗骨化石和石器工具出土的遗址。中国大陆地区发现的打制石器件数以亿计,年代从两百万年前直到数千年前。找到了所有在欧洲发现过的石器类型。很多当年的石器加工场地,遗留下遍地成品半成品废品,层层叠叠。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人族,敲了二百五十万年石头,虽然技术有些须改进,但翻来覆去就这几种。真是好耐心。当然这些人也用木头骨头制品,只是较少遗留下来。如果将火也算作一种工具的话,无疑木头才是用得最多的。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四万年前左右。这时,法国地区的“克鲁马努”人已经开始躲在洞穴里画野马野牛作法术了,丰乳肥臀的“维纳斯”雕像成批出现。虽然还没有开始大批磨石头,琢制的石器已经很精美,弓箭和渔网也造出来。石箭镞和石网坠,骨质鱼钩和渔浮等已经常见。考古界有人称这一时期为“中石器”或“细石器”时代。但由于各地相差较大,缺乏明显的界限标志,这一划分并不是很流行。

据考古资料证明,早在4~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黑龙江地区已有古人类活动。进入新石器时期后,随着人口的增多,生产能力的提高,黑龙江流域逐渐按照血统组成比较固定的氏族部落和部落集团,先后形成东部的肃慎、中部的濊貊、西部的东胡三大族系,开始进入氏族社会。

由于工具器物种类迅速增加,我们逐渐地可以将古史开始和考古实物对照阅读。但传说总是把这些器物的发明归于某个圣王,与出土实物在时间上相差甚多。古人没有相关知识,所以经常乱下结论。比如博学的孔子,曾经把大型动物化石胡说成是大禹所诛防风氏的腿骨。但靠得近些的东西他们也能认识。这些出土于黑龙江的细石器箭头打制得很漂亮。当年孔子在陈国辨认出的肃慎氏之矢(石砮),应该就是类似的东西。这种石箭头,一直用到后金努尔哈赤时代。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欧洲人在非洲还报道,当地土著到他们的垃圾堆里拣啤酒瓶,敲碎了做箭头,比他们惯用的石箭头更锋利。

旧石器时代晚期,出现了人类文明的曙光。当然,这是个相对的说法。也许多少年后,统治地球的机器人会指着在煤层里挖出来的一个iPhone化石说:这是机器人类的文明曙光。真正的文明开端,当是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标志,开始是定义为磨制石器的普遍使用。到这时,砍砸器进化为石斧,刮削器进化为石刀,尖状器进化为石钻。。。后来把陶器的出现列入新石器时代的标志之一。因为陶器可以看作是“人造石器”。不仅可以做容器,陶刀,陶镰,陶铲等都普遍使用过。再后来,把农业的出现加入并定为最重要的标志。也很有道理,这三个标志出现的时间差不太多,是互相关联的。一旦人类进入农业时代,就再也不愿意退入渔猎采集生活了。从此人类进入单向轨道,只能向前。新石器时代的生活,不仅为人类今天的物质文明建立了基础,还或多或少形成了今天现代人的文化心理。

(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