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七月

如火的七月

热辣辣的骄阳

从容地向地平线倾斜

匆匆的行人

繁忙的大街





突然

车被砸了

店被毁了

物被抢了

人被捅了





她伤了

他残了

她倒了

他死了





她年幼的儿子被戳进路边的围栏

尖尖的铁杆穿透小小的身体

他如花的妻子被从高高的天桥扔下

身上只挂着扯裂的薄衣

他年迈的父亲满头白发旁横着拐杖

脖子被割得身首分离

谁能躲得过上千名歹徒

手持凶器

四处袭击

鲜血

数千人的鲜血

从火红的天边

从漆黑的巷道

从灯光耀眼的商店

从被涂上记号的家门

喷涌如泻

在哭喊中

在惊慌中

在逃命中

在挣扎中

流过

地狱的一夜





不远的大楼里

也从下午过了一夜

他们在开会

他们在讨论

他们在等候

他们在犹豫

他们知道流血

他们害怕见血

他们下令处理尸体

清除流满半城的血





天亮了

路面清理了

视频销毁了

罪证不见了

能掩盖的都掩盖了

击捕罪犯的所长被处分了

社会一片和谐了





失踪一夜的重要人物露面了

汇报中央了

终于能镇压了

武警兵力不够了

老弱病残的兵团派不出武力了

除暴部队从遥远的张掖出发了

形势一片大好了





可还没有好

部队还行驶在大漠深处

武警手里只有盾牌和警棍

搜捕龟速

只抓住寥寥无几的暴徒

下午

愤怒的人群涌向广场

抗议除暴不力的政府

立刻

催泪弹无情发射

直升机严密巡视

没用在凶手身上的手段

此时大显威武

只提防

四散的羔羊

看不见

街角、城郊仍有

残忍的杀戮

被砸的店铺

防暴徒原来是防报复





悲愤

绝望

又捱过一夜

还有行凶之人在猖狂

远道而来的部队

分不出暴徒的长相

眼皮底下放走大批凶犯

南疆有经验的警察还在山里崎岖的路上





给外媒安排的现场参观途中

却有大批妇女结队闯入

说她们都是无故被抓的良民家属

场外

千百名仍然逍遥的歹徒

摇身变成平民

袖里、鞋里插着特权的刀

混进偏僻的巷口、市郊

仍在伺机屠戮





终于

爆发

拿起铁锨

抡起棍棒

自卫

报仇

反抗

做个儿郎

像千余年前唐朝的义士

像百余年前清朝的义士

不再迟疑

不再彷徨

不论是否相识

团结起来

不愿忍让求全二十多年仍换来妻亡子丧





军警出动了

外媒涌现了

这边

罪证实锤了

那边

凭据不足了

无辜有辜切换了

暴徒家人委屈了

友邦洋人惊诧了





失去亲友的带头大哥判刑了

一长串依旧年轻的名字

有期了

无期了

死缓了

死刑了





法律

对蓄意屠杀者量刑从宽

对被迫反击者处理从严

没人敢大肆为你们申冤

平等、博爱的外媒也不在意

你们的人权

你们的苦难





处决的枪声

震惊旷野

殷红的血

溅向阴郁的天空

浸染压低的乌云

楼群中飘落大雪

街道上穿梭呜咽





高大的身躯 塌了

再也撑不起那片天

有力的臂膀 折了

再也护不成那座山





飞不动的蝴蝶

随风

飘向

安宁的天界

带走

人间

流血的七月





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汉族平民被宗教仇杀、被种族大屠杀。被杀的也有亲汉的少数民族。

2009年7月6日,乌鲁本齐汉族平民抗议、请愿,被拘留、被驱散。

2009年7月7日,乌鲁木齐汉族平民自卫反击,被镇压。

为了忘却的纪念。

2022年7月5日





刀郎 《南门》,这首歌在B站被下架:

附:乌鲁木齐七五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9%8C%E9%B2%81%E6%9C%A8%E9%BD%90%E4%B8%83%E4%BA%94%E4%BA%8B%E4%BB%B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