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条解释视频《新疆汉族人打脸中国小粉红》

2021年10月18日,有人在论坛里贴了一个视频,里边是一位新疆汉族小哥讲述他的经历和感受,看完以后感慨万千。很理解小老乡,不过感觉有几个地方有必要做一些澄清,于是那天连夜把他的讲话敲下来,逐条解释。现在把当时的解释校订如下(引号中是小哥原话,破折号后是我的解释):

“他们对于再教育营的定义不一样,他们说没有集中营。这是他们经常使用的一种手段:我这不是集中营,我这是职业培训中心,是学校,所以不算集中营。”:

——这句话没错,是惯用手段,而且全世界通用。我个人觉得叫再教育营和再培训中心都可以,但集中营不合适,因为集中营有其特殊定义和暗指,是两码事。

“我没有听说过全世界有哪个学校是完全封闭化的,是限制人身自由的,你是不能出来的,不能用手机的,不能跟家人联系的,人完全属于蒸发状态的学校,我是没听说过,如果小粉红您听说过的话,希望不吝赐教。”:

——首先,还真有这样的,有些给中学生开的夏令营就这样,还贼贵:)好吧,不开玩笑了。在培训中心里的学员每周可以回家一次,但大都因路远不回。他们平时有定点跟家人联系打电话的时间,但上课时间不行。只是他们的课程安排比较满,需要学习的内容很多,留给打电话的时间不多。另外补充解释一下:有很多年,有些地方的清真寺跟公立学校抢生源,给上学经班的小孩经济补贴,这对于收入拮据的家庭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不少孩子直到成人都没上过学,只学过经。这些人占了再培训中心的很大比例。

“09年那个事情,我当时亲身经历的,我当时就在乌鲁木齐。再那之前,我是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警告,或者是政府的通知,完全没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突然就发生了。”:

——很对,恐怖分子的活动,政府没有任何消息来源,也就没能提前通知。这是国安的失职。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发酵了很长时间了。在六月份的时候,有新疆籍的工人在广东务工的工人与当地的工人发生了一些冲突,发生了械斗。然后当地警察也是比较照顾当地人吧,效率比较慢,大概五六个小时才赶到现场。当时新疆工人已经有了伤亡,十几个人受伤了。所以事情传回新疆后,尤其是维吾尔族裔的人就很生气,觉得你这是拉偏架,是故意的,所以他们就自发地组织了一些集会、广场静坐这些活动,要求政府彻查这个事情,给伤亡者一个交代。结果已经静坐了好几天了。”:

——同意广东警方处理不当,维族老乡的伤亡没得到妥善处理,受委屈了!

“在七月五号当天晚上,当天我在家,我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在那之前,因为我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或者什么的,就完全不知道。我是在晚上10点中左右的时候,然后小区的电闸拉了,就停电了,停电之后,就黑乎乎的一片,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等我下楼一看,才发现小区门口冒着滚滚浓烟,然后旁边也听到很多嘈杂的声音,然后具体发生什么事情还是不太清楚。当时网络还是通的,在12点之前还是通的,就传出街上发生一些情况的视频,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发生了暴乱了。”:

——基本是对的,只是暴乱从天亮就开始了,小哥呆在家里不知道。

“我觉得把这次的事情定性成一个恐怖事件,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因为他们对普通老百姓是无差别的攻击。“:

——同意。

“我是觉得你要是对政府机构或是行政机关发动冲击的话,我觉得应该叫起义。”:

——唉,哥们,想想2021年1月6号的国会山。

“但你要是对普通老百姓下手的话,挥起屠刀,不管你是政府,还是民众,或是任何一个组织,你这就是恐怖袭击,这是毋庸置疑的,我觉得这是普世价值观。”:

——同意。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有人策划或者指使的。”:

——那么大规模,上千人同时拿着刀子上街砍人杀人,说没人策划指使,真有人信吗?

“首先他们说的那个热比娅,世界维吾尔大会,它是非政府组织,而且那个组织,实话实说,它的影响力跟号召力是在2009年7月5号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才有的,发生之前,反正我周围的维吾尔朋友是没有人听说过这个东西的,也没有人关注过这个东西,就突然一下。”:

——基本这样,普通老百姓忙着自己的事,不关心在国外成立的什么组织。不过,虽然声称是非政府组织,其资金来源却含有政府资助:https://consortiumnews.com/2020/03/09/inside-the-us-backed-world-uyghur-congress/

“我觉得是中共造就了热比娅。可能如果他们要是不说这个人的话,这个人就这样默默无闻的下去了。她只是一个商人,一个女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有多大的号召力呢?”:

——小哥太年轻了,不知道当年热比娅的能耐,有多大的号召力。新疆首富呀!政府当年一直就在找有能力的维族作典范,正好还是女的,很快就成了全国政协委员,可以说把所有能给的荣誉都给了她,愣是把她捧成了维吾尔精神领袖,甚至对她的一些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具体的事可以到乌鲁木齐山西巷一带打听,她的大厦就在那里,我就不公开了),直到最后抓到了她对境外提供情报的实锤才忍无可忍,把她关了起来。这些情报是通过新疆大学的教授(其中包括她的第二任丈夫)传出去的。后来2005年她保外就医到了美国,在出狱前,她对着月亮发誓说已经知道错了,对不起国家,要悔改。这种誓言是伊斯兰教最重的誓言,当时把很多人都哄得感动了……

“当时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到处都是。你要说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能力、搞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是在中共的眼皮底下搞这事情,我不觉得她能做到。”:

——她还真就做到了,当然她周围还有一批高参。中共当时没能监控到谷歌和脸书。

“然后呢,中国内地人对新疆人一直都抱有很大的误解,有些人报有歧视的心里,还有些人是完全不了解。就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还问我:你们新疆有城市吗,是不是还骑马上学呀,高考是不是考射箭呀,之类的东四。觉得我们茹毛饮血,都还生活在原始时代的游牧民族。”:

——这些问题我也被很多人问过,有点搞笑,不过这小哥好像不喜欢。但是,在牧区,牧民确实还有骑马上学的,那仍然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小哥可能一直在城里,不了解牧民。这也跟宣传有关,人们都喜欢猎奇,骑马上学多吸眼球,对偏远地区的三线城市生活的介绍基本没有收视率。

“所以他们对新疆人的不了解我是完全明白的。哪怕是到了今天,也是一样,尤其是内地人对新疆人的看法,我觉得没有什么参考性。”:

——了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去新疆旅游,就了解的多了。现在很多人就不问骑马上学了,而是问“乌鲁木齐怎么跟内地没什么两样”,事实是历史上就没什么两样,现在干嘛要两样?我觉得中学的历史、地理课应该多加些新疆的内容。

“再说现在,现在的教育营是有的,因为我有很多朋友,他们的亲人就已经是失去联系很长时间了。”:

——我所知道的是:凡是进教育营的都是有原因的,如果真按法律程序的话,有相当一部分应该判刑,不过按从胡耀邦开始实施的民族政策,全部从轻处理,没有送监。

“在乌鲁木齐旁边,在米泉有一个,在石河子有一个,在喀什南疆有一个。我是新疆人,但我没去过南疆。我不知道它们具体在哪,我也没兴趣去看,这个地方最好也不要去,不要去惹这个麻烦。”:

——2014–2019有,但迫于国际压力,2019年底全部撤消。那些被关的人重新量刑,没构成犯罪的放回家,而该送进监狱的就没再手软。撤消教育营的结果是街上打架斗殴的案件直线上升,各处的安检门还要再继续设。

“我这些朋友的亲人或是他们的朋友,就在某一个时期,就突然一下联系不上了, 就失联了,就消失了这个人,就人间蒸发了。在那之后呢,再教育营里头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因为这些人完全就属于失联状态,根本就找不见了,就没有了,这个人就跟没存在过一样。”:

——我真不想幸灾乐祸,可我认识的还一直都在大街上闲逛着,生活照常。

“然后传出来的视频,我不知道外网问什么会有这些视频,但是你在新疆是看不到的,没有,完全没有。“:

——因为网络管控,这不是秘密,网墙的建立就是因为2009年的七五。当时组织联络是在脸书之类的社交网站上,之后脸书、谷歌拒绝与中国警方合作,所以抓住的嫌犯因没有证据放走了大半。

“这些人就消失了,我们新疆人通俗地管它叫学习班,就是进去学习,学啥不知道。”:

——内容包括基础知识的补习,也包括思想教育(洗脑),更多的是技能培训,有维修、缝纫等,让他们能掌握一技之长,出来后能有工作。

“我们也觉得这个东西比判刑更可怕,因为判刑呢,你在法律上,虽然说中国不是一个非常非常法治的国家,但法律还是有一定的效率的,判了刑,判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还有个盼头,你还能出来,在学习班呢,是它说你什么时候出来你才能出来。”:

——问一下撤消学习班时按法律量刑被判刑的那批人,看他们是不是同意。

“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是陈全国来到新疆之后。”:

——这个不对,陈2016年到新疆,再培训中心2014年开始。

“他对新疆人采取的这种更严厉的控制和区块化的管理,举个例子把,就是说我现在在新疆,我回家的话必须要刷身份证才能进小区的,如果不刷身份证的话你是进不了小区的,就是门口有一个门禁装置,就相当于你上班时候的门禁卡一样,这个能证明什么呢,就是你的一举一动,你的活动轨迹,都是在他们的监控范围之内的。“:

——是,回家要过门禁装置才能进小区,早先是刷证件,后来更新成人脸识别。进了小区,就平安无事了。是个烦人的举错,可目前还有别的更安全、更有效的办法吗?

“最近已经有一些比以前稍微放松一点点,以前是你出入公共场合都是要安检、开包,不允许带打火机,必须要刷身份证。”:

——我觉得对松紧的掌握跟对恐怖分子的掌控程度相关。从2014年开始严了几年,不严就没有安全保障,就不足以平民怨。

“然后去机场非常塞车,塞车不是因为去机场的人多,而是因为安检的时间长,”:

——新疆机场安检比别处严格。在执行中政策也在变:一开始每人严查,太误事,引起民愤。然后调整政策,汉族开始松查,效率高,可又引起人权人士不满,之后就又调整。

“包括从外地进乌鲁木齐,所有的收费站都有安全检查站,刷身份证才能通过,所以这个城市是处于完全被监控的状态下生活。”:

——是的,在乌鲁木齐搞爆炸与其他恐怖活动的大都来自南疆。进城严查保证了2014年以后乌鲁木齐的安全,否则出门买个菜都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家。

“然后关于他们的宗教信仰,首先我是汉族,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我很尊重这些人的宗教信仰,尊重任何人的宗教信仰,我觉得这是基本人权吧。”:

——我认识的新疆汉人都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与风俗习惯,他们做礼拜耽误的工作全由汉族补上,从没有人在穆斯林面前说不洁净的字眼,更别说在他们面前吃不清真的食品了。这一点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些地方的人能做到,给新疆汉人点赞!

“但是在新疆呢,官方说你是可以去清真寺的,但实际上呢进清真寺也是要刷身份证的。”:

——每个公共场所都刷,清真寺有什么特殊的呢?更何况还有回族人的寺,在“杀汉、灭回、把哈萨克赶到山里去”的口号下,回族人的清真寺能安全吗?能只刷回族的寺吗?

“你刷了证件,就证明你去过清真寺做礼拜了,然后社区的人员就会立马到找你的家。这真的很可怕,就是你干些什么事情,马上就会有人找到你家里,就会给你做思想工作之类的。”:

——这点我不清楚,估计有被找的,也有没被找的。

“反正清真寺,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每个星期五,我还能看见每个清真寺门口有很多人做礼拜。”:

——对。

“但这件事情,我已经有三四年、四五年没见过了,从09年之后就基本上没见过了。”:

——是不同小区执行的不一样吗?2009年之后,我回去还见到过的,人少了倒是真的。

“然后维吾尔族和穆斯林,他们的餐厅上必须要写清真的,这个清真大家都知道,维吾尔族的教义必须要清真的,餐厅上必须写清真,“:

——对。

”要不然他们不让进。”:

——这句没听明白,谁不让谁进?

“但是新疆的所有餐厅上面不许写维文,现在不许写维族的文字。原来是有的,原来是汉文在下面,然后维族的文字在上面,但是现在呢维族的文字是不许写的。”:

——这句不对。2009年以后,汉族人赌气不去维族餐厅,而乌鲁木齐汉人占75%(说明一下,乌鲁木齐原叫迪化,从乾隆建城开始,历史上是个汉城,有回族。维族是同治、光绪时期开始陆续迁来,民国初年增多,新中国成立之后大幅增高),导致他们生意不景气。有个别维族餐厅为了打消汉族顾虑,吸引汉族顾客,自己去掉维文,我没亲眼见过,只是听说过,我几次回去我家周围的民餐都有维文。我记得有段时间的规定是汉餐厅也要有维文,惹来民怨。

“然后清真两个字也是不许写的,我有个朋友家里是开餐厅的,然后呢这个清真的字不许写。”:

——不同小区执行政策不同,有些地方是不许写。但我在美国也没见到过清真,倒是见过很多次犹太人写的洁食。曾有段时间,有维族到汉族家里都不能喝水,这在美国不可想象:这里穆斯林是能跟别人坐在一起、看别人吃不清真的饭的。他们从小的教育是:他们不吃就可以,尊重别人的习惯,而吃的人不能强迫他们吃。这是双方平等的互相尊重,新疆没有做到。

“新疆人很聪明,他们是这样做的:把自己的经名,他们除了身份证上的名字之外,还有一个经名,就像默罕默德呀,尔利,胡塞,这些名字,我不知道从哪来的,但是他们有这些经名,你有经名说明你就是穆斯林,他们就把经名写在自己的招牌上,比如说牛肉面,胡塞拌面,他们就知道了,这家餐厅是穆斯林开的,我们就能进,这是万般无奈下做的一种选择吧,但也体现了人民群众的智慧。”:

——我也觉得写上“清真”比较清楚,省得人不知道跑进了汉餐。不过,把经名写在招牌上不是现在才有,而是他们习惯上就用名字做店名,包括用经名。我觉得小哥这句说的有些误导。

“你如果现在想着新疆采访或者拍摄的话,如果你不是大张旗鼓的话,就悄悄的拍,不去些敏感的地方, 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你去一些敏感的地方,就绝对不会让你拍摄的。”:

——不确定小哥说的敏感地方指哪里?维族聚居区二道桥一带是可以随便拍的。监狱门口估计不让拍。或者人家公司的门口不乐意你拍也是有可能的。或者说的是清真寺?反正那寺也不让女的进,所以我从没想过跑那里拍。

“不光是说拍摄,都不让你靠近,你一靠近就立马有工作人员上来。”:

——没遇到过。

“我刚才也说过了,他们的管控非常严格,出入都是要身份证的,去哪都是要身份证件的,你的所有的移动轨迹都在他们的管控之下,所以你想没有人跟踪你,你想自由地拍摄一些东西,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是天方夜潭,不可能。”:

——我拍过很多,我知道我的行动轨迹都在管控之下。是烦人,但我的理解是公安不知道谁是暴乱分子,也不敢再出乱子,所以采取严防的办法。相对于我的轨迹隐私权,我还是觉得我的小命更重要。

“除非你把电话扔了,靠写信,那行,或者飞鸽传书什么的,那行。”:

——小哥真是太年轻了,不知道最早的监控是从信件开始的。

“要不然的话肯定是没戏的。拍摄肯定不可能的。”:

——不重复了。

“关于清真寺和宗教的建筑物,目前我看到的,在乌鲁木齐市区的还是有的,还是在的,还是没有拆的。噢还是有拆除的,但他们叫老城改造,而且实事求是地讲,不光是拆了清真寺这些东西,也包括以前他们自建的建筑,很多很多,整个乌鲁木齐都被拆的一塌煳涂。中共就干这些事,经常的事,这倒是不奇怪。反正就是那些真正的清真寺,就是他们经常礼拜的那些大型的清真寺其实还是在的。”:

——对的,并没有针对清真寺的拆除。

”只不过你是不可能进去的,就是这样。“:

——这个跟前面矛盾:刚说完刷身份证进。

“这个新疆封闭成这样,作为一个新疆人肯定是心痛的。”:

——同感,盼着早日正常化。

“但是更心痛的是其实是普通大陆人,就是内地人对新疆人的这种歧视,我本人就经历过很多次。在09年之后,我用我本人的身份证,去内地的酒店办入住,因为你是新疆人,你必须要拿着你的身份证件,像这样,拿着你的身份证件拍一张照片在前台,像这样,就感觉如果后面在有个标尺的话,我感觉我就是在入监,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就是在办理入监手续。而且更有甚者,有的地方是不让你办入住的,如果你要办入住的话,你就必须去派出所备案,不备案的话你是不许办入住的。只因为你的户籍上写的新疆两个字。“:

——小哥说得伤心,我听得也伤心。现在还好,歧视性地拍完照还让你住,九几年,我在北京拖着沉重的行李又累又饿地被旅店拒了,怎么求都不行,让去新疆办事处,一气之下决定离开新疆,而且决心再也不去踏上那块土地,把房子都低价转让了。可是啊,二十多年来已经回了七八次,而且还想着退休后回去做义工,给偏远地区的小孩辅导学习、到戈壁滩去种树。

“而且在网络上也是一样的,他们对新疆人的霸凌和歧视,一部分人吧,不能说全部。当时有一个事件在昆明,有五个当时是,应该也叫宗教极端分子吧,这五个人呢去昆明火车站,砍死砍伤120多个人,当时新疆人自己开玩笑说,这5个人砍死砍伤120多个人,这5个人是关公吗,是关公在世、赵子龙在世?这5个人砍死砍伤120多个,这个,佩服。”:

——我到现在都震惊,120多个对5个,这反应得多慢呀,唉,温柔乡里呆习惯了。。。

“这件事情之后呢,网络上掀起了一片谩骂声,茅头指向所有的新疆人。“:

——有这种情况。

“就是中共他们会造成一个现象,就是所有人的思想啊,就是他们只会针对一个群体,或一个地方,而不会针对人,针对某个人。他们只会觉得就是说,比如说有一个新疆人,他出去偷了东西,他们就会觉得新疆人都是小偷。或者说有一个温州人卖你的东西比较贵,啊,温州人都是骗子,就会产生这种情况。”:

——恐怕世界各地都这样吧,总有些人喜欢简单地归到一个类别去,尤其有突发事件时,但过后还是理智的人多。美国911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后也如此,过后慢慢冷静平缓。我觉得这是人的正常反应。

”所以这个一片的谩骂声之下,新疆人受到的歧视,其实新疆人也是心里很难过,说是同胞,一方有难八方支援,08年地震,新疆支援,然后今年的疫情,新疆人也支援,”:

——唉,小哥不知道新疆得到的援助有多大,八十年代和之前,然后近几年也是各地大规模的援疆。其实新疆在2008年地震和2020年支援疫情,并不是多么巨大的功劳,新疆真正雪中送炭的是三年大饥荒时期对甘肃的援助,救活了不知多少人。

“但是当新疆人生活在困难和苦难之中的时候,包括就是说像新疆发生一些恐怖案件,网络上却是一片死的好,死光了才好。“:

——说“死光了才好”:气急了说的冲动话,不必较真。而且应该是指恐怖分子吧。

“普遍情况下,因为这个教育是从你6岁开始一直到上大学20多岁,就是一直在教你是中国人,然后包括一些主流媒体的引导,党媒的一些引导,所以认同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哪个国家不是呢?美国小学、初中、高中,每天早晨上课前,学生全体起立,向国旗宣誓。

“但是不满又能怎么样呢,你敢说什么吗,你敢说,那些学习班里人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这是很现实的东西,所以大家都算了,老老实实挣钱吧,吃饱喝足比什么都强,其它的东西暂时就别想了,就这种情况。“:

——有些东西,当时看不清楚,要过后才明白。在看不清的时候,确实最好就是老老实实挣钱,吃饱喝足。

“表面上新疆现在看起来很稳定,或是怎么样,其实我觉得……唉!”:

——先做到表面上看起来稳定,再慢慢地真正稳定,最少需要十年吧,就跟从八十年代开始乱,那时恐怖分子走哪都像过街老鼠,到后来他们慢慢渗透,也用了差不多十年。从好变坏、从坏变好都需要一个过程,不幸赶上了,就属于时也、命也。

“好吧,这个我没有拍过视频,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如果您觉得需要什么补充的话,我再给您补充进去。谢谢。麻烦您。”:

——这是小哥的结束语。

2021年10月18日 (2022年4月3日修订)

附视频:

新疆汉族人打脸中国小粉红,新疆人都是坏人吗?教育营存在吗?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i-sMzth9WQ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