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天山(十七)大道通天

“你听说了吗,横穿沙漠通往阿勒泰的高速公路修好啦,这几天就通车,可以当天来回!到五家渠的那一段真壮观!”

音频那头传来激动的声音,我在这头,听着、笑着,泪珠早已顺着眼角滑落,很久才说出两个字:真好。从乌鲁木齐通往阿勒泰的沙漠高速公路,今年初就知道年底会通车,现在听到消息依然心潮澎湃,舍不得放下电话,恨不得听他们事无巨细地一直说下去。

二十多年前就想去阿勒泰,忙的时候顾不上,闲的时候又大雪封山,去不了。那时,有个朋友家在阿勒泰,每次到乌鲁木齐来都行色匆匆、风尘仆仆。孩子还小,不能带着,所以每天都要盯一会儿天气预报,性格坚毅的她也只有在这时才显得忧虑,生怕哪天下雪就被困在这边回不去了,十来个小时的路呢。一次,预报有连续几天暴风雪,她长长叹了口气,再要强也得放弃手中的事,一头扎进刚刚开始飞舞的风雪里,哪怕被困在半路也要离孩子近些。

乌鲁木齐在准噶尔盆地的南边,阿勒泰在北边。连接两地的路原有两条,一东一西沿着盆地的两侧边缘形成一个环,不管选哪条路都是顺着其中的一个半环走,怎么也得走一天,而新修的这条不到四个小时,纵贯盆地,直穿沙漠。新路的沿线有五个休息服务站,每个都采用个性化的设计,按照当地的特色确定相应的主题,有军垦文化、沙漠景观、草原特色等。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路在规划时就考虑到环保,在植被多的地方绕行,并给黄羊、狼、狐狸等野生动物专设了饮水点,预留了动物保护通道,还将无人驾驶也纳入设计中。哇,新一代的公路设计已经这么先进了吗,恨不得现在就能亲眼看看。当天就能来回,今后多方便啊,夏天去看绿野仙踪,秋天看层林尽染,下雪了就看冬天里的童话世界。这几年,那边的冬季旅游也是热点,亲友发来的视频里,彩色的身影在滑雪道上晃动。

在北疆修路相对容易些。1991年,南疆的第一条沙漠公路刚开始建时,我特不以为然:开什么玩笑,那里是流动的沙丘,懂不懂?一刮风,卷起黄沙漫天,顷刻间就能把路给掩埋了,修横穿的公路简直是异想天开。等到1995年路修成了,周围的人都激动地说要庆祝,我撇撇嘴:别高兴太早了,很快就被埋进沙子里,那可就真叫劳民伤财。他们脸上那表情,恐怕抽我的心都有了。几个朋友叫我一起去实地看,我没搭理他们:傻呀,车陷进沙里,会有直升飞机来救吗?他们气哼哼地自己去了,回来兴奋地说:路修得可直了,造价可高了,简直是沙漠里的天路!我一听,更有话说了:路修得太直容易造成司机打瞌睡,造价高说明投入产出不成正比。我就这么鸭子嘴死硬,一直到离开新疆也没去看那条路。

差不多二十年后的2018年,终于亲眼见到了那条早被誉为世界最长的贯穿流动沙漠的等级公路。这条路也叫塔里木沙漠石油公路,不愧享有盛名,有石油这个大亨砸钱,又是科研攻关、又是精工细作,采用强基薄面的结构,先把沙子压实,盖上土工布固定沙基,再在上面铺戈壁石料,最后上沥青。这条公路修通后,从南端的民丰县到乌鲁木齐,车程从沿沙漠绕行的四天四夜缩短为一天一夜。

这条路沿线的防护林曾经让人们大伤脑筋,最后用草方格把沙丘稳住,结合红柳,沙枣树和胡杨种出了两条绿带,沿着446公里长的沙漠大道,二十多年来卫士般地挡风挡沙,保障着这条希望之路畅通无阻地穿过死亡之海。几千年来,黄沙吞噬过周边的多少个王国,但这次,在这场人与沙的较量中,人类,赢了一回!

与这条居中的路同样的修法,纵穿沙漠的公路前几年又通了西线,东线正在收尾。这样,塔里木盆地南北两端就开出三条沙漠通途。真该开瓶夺命大乌苏,庆祝!另外,我能不能再贪心一点儿:什么时候再修条东西横穿的,1500公里,就一条,不算太过分吧……

妹夫家以前在喀什附近的麦盖提,十几岁搬到乌鲁木齐时,家里找了辆车,连人带物地装上车,沿着沙漠白天走、晚上住店,花了整整七天。那时,喀什到乌鲁木齐的长途班车是两名司机轮班开,三天三夜,如果是从和田出发就再加一天。路上不是崎岖险峻的山路就是荒凉的戈壁滩,仅有短短的几截绿洲,一路孤零零地见不到几辆车,一旦抛锚就熬着吧,什么叫道阻且长。

二十多年前去库尔勒,坐过一次长途车,座椅可以放倒半躺着。车沿着山道兜兜转转,记不清到底用了多长时间,反正上车时天还亮着,熬到天黑、睡到天亮,又熬了几个小时,等下车时腿都不会走路了。现在,通往库尔勒的高速公路正在修,通车后只要三个小时。

九几年去库尔勒还坐过一次火车,十二个小时,在车上睡一觉、两顿饭,一下车,满身的风尘,看起来就像难民。那时候还有站票,想想都觉得苦。现在高铁只要三个多小时,每天四趟,可以打扮得美美的去吃香梨,当天来回。

通往库尔勒的铁路是南疆铁路最早修好的路段。南疆铁路磕磕绊绊地修了一个世纪,最早孙中山先生就划过红笔,之后民国政府委派瑞典专家带人勘探并画出了图纸,接着新疆就陷入战乱。大跃进时一边炼钢一边修了七十多公里长的路基,1962年又停建。从1971年开始再重新勘探,到1979年修至库尔勒,先试运行了几年,1984年通过验收正式开通,1999年往西通到喀什,之后又向东延申到和田。如今,从乌鲁木齐经喀什到和田的特快列车是一天一夜。

这是南疆西线。东线从库尔勒经若羌、且末到和田,目前正在建设中。其中从若羌到和田,八百多公里的路段,有一半在漫漫风沙区,于是铁路采取架桥的办法铺轨,让黄沙在桥下流淌。现在路轨已经闭合,明年通车,届时,从和田出行就不用再绕道喀什,省去一千公里。历经上百年的期盼,火车终于能通达南疆每一个县。

从明年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从明年开始,乘着火车逛南疆!

在西边,从伊宁到阿克苏的铁路设计已经通过评审。将来,这两地穿过天山,南北直通,不再远远地绕道乌鲁木齐。将来,新疆会有东、西、南、北四个完整的铁路环线。将来,就坐着火车逛遍全疆。

以前,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的火车要两三天。2016年体验了一把高铁,才九个小时,感觉就在车上楞了会儿神,是被沿着铁轨基本连成线的防护林给楞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河西走廊竟然能长树!惊讶得一路都合不上嘴,还没回过味来就到了站。一下车,四处都瞅着陌生,更晕了:不会吧,难到自己穿越错地方?赶紧打听,原来这是在高新区的新址新修的车站,用了原来的站名,而原来的老站则被改成新名备用,不停高铁。新站以“丝路明珠”的理念设计成流线体,逐渐拱起的圆弧外顶如明珠般光滑,在蓝天下泛着乳白,看上去仿佛是在云雾里。恍兮惚兮,似乎离开才数日,这里已千年。

已经运行中的格库铁路是出入南疆的一条铁路大通道。它途经绿洲、沙漠、戈壁、山川,海拔高度差超过2500米,如同一架天梯连接塔里木盆地与青藏高原。如今,南疆人可直接去内地,不用往北晃到乌鲁木齐和吐鲁番。

除了地上跑的,新疆还有22个机场,虽然飞机小,却也五脏俱全,穿梭在各地州之间。从北边的阿勒泰到南边的和田,将近四个小时,从天上看大美又大荒的南北疆。

感谢为新疆修建条条通天大道的人们。外面已经冰天雪地了吧,注意保暖,回家过个好年。

2021年12月22日

附:

南疆沙漠公路:

图片来自网络

北疆沙漠公路:

图片来自网络

和若铁路风沙段架桥设计:

图片来自网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